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回忆广东青年抗日先锋队在惠阳地区的活动
作者:游扬    来源:    日期:2015-10-25 23:28:37

 

l93777日,日军向卢沟桥发动进攻,爆发了全面侵华战争。中华民族陷于生死存亡关头。78日,中共中央发布《中国共产党为日军进攻卢沟桥通电》,号召全中国同胞和军队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抵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全国掀起了汹涌澎湃的抗日怒潮。

8l3日,日本侵略军大举进攻上海,上海军民奋起抗战。由于国民党统治的中心地区直接受到威胁,国民党政府发表“自卫”宣言,接受共产党提出的团结抗日的主张。蒋介石表示同意西北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并设总指挥部。全国掀起抗日救亡运动的高潮,各种抗日救亡团体如雨后春笋纷纷组织起来。

193811日,广州各种抗日救亡团体要求采取统一行动,由“广州学生抗敌救亡会”“救亡呼声社”“平津同学会”“留东抗敌后援会”“中山大学抗日先锋队”“中大附中青年抗日先锋队”“青年抗日先锋队”“青年群社”等八个团体发表联合宣言,联合组成“广东青年抗日先锋队”(简称“抗先”)。“抗先”的总队长邓明达,副总队长王泽成、梁嘉、陈恩。“抗先”受中共广东省委青年部吴华直接领导。

1012日,日军从大亚湾登陆。国民党军队一五一师莫希德部,闻风丧胆,不战而逃。敌人长驱直入,第二天惠州失守,21日广州沦陷。

广州沦陷前,“抗先”根据中共广东省委的指示,分东江、西江(领队李超)、北江三路撤出广州,深入广大农村开展抗日救亡工作。东江“抗先队”由谭家驹率领,队员有林耀族、陈柏昌、周匡人、陈孝真、李果、李光中、岑冰薇、黄若潮、黄淑仪、吴逸民、刘汝琛、黎乃民、梁鉴民、张容生、谢国梁、陈风鸣、李家珍(聂耳的爱人)、李洁贞、周育贤、阮进、丘月芳、陈松茂、张立本、梁淑珍、黎嫣红等六十余人,党总支书记是李果,组织委员是岑冰薇,宣传委员是李光中。队伍撤出广州后,到达石井,通过石井兵工厂厂长邓演存(邓演达之兄)的关系,搞到重机枪两挺,驳壳手枪五支,经江、清远辗转到达河源县城。成立“抗先东江办事处”,由林耀族负责。在河源开展宣传,发动群众,成立了“河源抗先队”,接着又成立了“古竹抗先队”。

11月中旬,日军由于兵力不足,撤出惠州,据守石龙、增城、广州等地。

“抗先”根据形势发展决定,留林耀族、李果、岑冰薇、陈柏昌、李光中、黄若潮、黄淑仪、吴逸民等主持河源工作,其余的人由谭家驹率领向惠州推进。

惠州城,是一个战略要地。它的北面有东江河,西枝江穿过府、县两城之间和东江汇合,西面有飞鹅岭等天然屏障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l920年到1924年间,军阀连年混战,粤系军阀陈炯明、桂系军阀刘震寰、滇系军阀杨希闵部曾多次反复争夺惠州。陈炯明叛变孙中山后,盘踞惠州,以威胁广州国民政府,阻止东征军前进。日军为了巩固广州,也曾四次占领惠州,后因兵力不足,被迫撤退,可见惠州战略地位的重要。

日军撤出惠州后,“抗先”立即挺进。办公地点设在张友仁先生的“荔晴园”。我和彭泰农、颜硕民三人也于这时到“抗先”工作。

各种救亡团体,都先后接踵到达惠州。其中有:由黄河天率领的第四战区政工队,主要成员有文学家何家槐,音乐家孙慎和张凤楼等,他们都是共产党人;由台湾彰化人丘逢甲之子丘琮率领的“东区服务队”,其成员有中共党员卓扬;由黄焕秋(中共党员)率领的“社教团”;还有“军民合作站”,其成员有李秀容(中共党员)、林东山、庞志芳等。

与此同时,由叶锋率领的“东江华侨回乡服务团”亦来到惠州。该团是由南洋华侨黄伯才和张国才出资组建的“两才队”(队长黄志强),由官文森出资组建的“文森队”(队长欧巾雄、郑玉莲)和“吉隆坡队”(队长黄文芳)合并而成。其主要成员有:高云波、钟仕开、欧巾雄、曾文、叶锦珠、许惠然、苏梅初、严英、牛特、李星尧、钟丽丝、张贯一、张汝群、黄一帆(后来变了)、李惠平、邹全珍、钟若潮、钟肖民、黄云鹏、李奕、梁永思、李建行、杨步尧、杨帆、王启光、刘官、黎孟持等数十人。

“东团”属下有:惠阳队,队长钟仕开、副队长黄云鹏;博罗队,队长李奕、梁永思,主要成员有李建行、杨步尧、扬帆;东莞队,队长王启光;增城队,队长钟育民;河源队,队长刘宣;龙和队,队长颜硕民;紫金队,队长黎孟持。此外,团本部还设有一个随团工作队,队长牛特,队员有许惠然、钟丽丝、李星尧、张贯一、张汝群、黄一帆、李惠平、邹清容、钟若潮、钟育民、邹全珍等。

1939年初,形势发展比较好,工作比较顺利,谭家驹去了博罗二区(显村)当区长,黎乃民任二区的巡官。林耀族从河源来到惠州,主持“抗先”的工作。设立“抗先”驻惠办事处,由游扬负责。

“抗先”在惠州期间,开展以下一些工作:

一、组织了一个“随军服务团”,由黎乃民任团长,成员有颜硕民、游扬、张立本、梁淑珍、黎嫣红,另外还有三四个男女同志,名字已经记不清了。“随军服务团”是随国民党保安第八团到前线工作的。从惠州出发,经潼湖到惠樟公路沿线活动一段时间,然后又推进到樟木头至深圳沿线活动。当时敌人驻在宝安南头。“随军服务团”跟着部队行动,所到之处都向群众宣传抗日,举行军民联欢会,演出话剧,搞好军民关系。同时还深入连队给战士上政治课,讲解军民关系,搞好军民合作团结抗日的道理。用八路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内容教育战士,教战士唱抗战歌曲,鼓舞士气。

193812月,国民党亲日派首领汪精卫公开投降敌人,我们写了大量标语到处张贴,揭露汪精卫投降卖国的阴谋。该团政治处主任,政治上很反动,对我们这一行动很不高兴,但又不好反对。

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该团八连连长郭新表示,如果该团对日军的进攻不抵抗,他准备把部队拉出来,向曾生部队靠拢。后来国民党反动派对曾生部队发动进攻,他事先就把消息告诉我们,要我们做好准备。同时也把国民党反动派要包围搜查“东团”的消息事先告诉我们,要我们把重要文件和进步书籍转移。

后来,该团推进到深圳,保八团的防务由喻英奇旅接替。该团政训主任害怕我们在该团的政治影响继续扩大,借口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要我们撤出该团。部队到达平山之后,我们便撤离该团返回惠州。

二、建立“惠阳抗先队”。通过召开青年时事座谈会,举行政治学习专题讲座,主要介绍《论持久战》、《论新阶段》、《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大众哲学》等书的内容。由梁鉴民、张榕生两同志负责主讲。最初参加学习的人有何丽琴、杨月居、杨琼瑞、李玉玲、李杏松、廖增煦、廖增健、赖锡扬(后来变了)、杨维倩、马建勋、张瑞芬、张遂逾等十几个青年。通过个别串联,参加学习的人逐渐增多,在提高认识的基础上,组织成立了“惠阳抗先队”。这时陆续参加“抗先”的青年有梁其正、黄庄兰、李清莹、梁馨薇、林雪菲、黎秀红、陈世殷、李瑞林、黄振武、何丽肖、高静愉、江润金、容谷波、欧希哲等数十人。

三、培训干部。派何丽琴、杨月居、杨琼瑞、马建勋、赖锡扬、张瑞芬等人到坪山曾生部队接受训练。何丽琴、杨月居、赖锡扬三人即在训练班学习期间参加了中国共产党。训练班结束后,派杨月居、杨琼瑞参加“东团”惠阳队,出发到惠阳白芒花工作,何丽琴到淡水工作。

四、向“东团”输送干部。“东团”到达惠州后,由于工作得到迅速开展,各地都先后成立了分团,深感干部不足。“抗先”便陆续向“东团”输送干部。派李玉珍、李杏松、梁其正、容谷波等同志参加惠阳队,到淡水、新圩一带工作。“东团”建立博罗队时,队长是李奕(杨德元)、梁永思,队员有李建行、杨帆、杨步尧、魏凌冲等同志。“抗先”亦派了黄庄兰、梁馨薇、林雪菲、李清莹、廖增健、李志刚(后来变了)等同志参加博罗队的工作。“抗先”还派了陈淑妍、江润金两同志参加由刘宣同志领导的河源队工作。后来,颜硕民亦到“东团”负责龙和队的工作。

五、向群众做宣传工作。在193811月到l939年上半年这一段时间中,惠州的抗日救亡运动搞得比较活跃。“抗先”和“东团”合作得很好。同时,还和“第七战区政工队”、“军民合作站”、“社教团”、“东区服务队”等经常在中山纪念堂组织演出。“抗先”还在平湖门外“煜炉”旁的亭子里编写《大家看》壁报,张贴在大街的十字路口。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讲解时事新闻,宣传抗日救亡的道理,很受群众的欢迎。我们还在大街的墙上,书写大幅标语、画大幅漫画。此外,我们组织歌咏队,请在第七战区工作的音乐家孙慎同志来“荔晴园”教唱他自己创作的抗日救亡歌曲,其歌词是:“同志们,不要忘记了,我们是老百姓的队伍,是老百姓的前哨。火线上有千百个弟兄,在欢呼,在怒吼!在欢呼在怒吼!那里有自由的信号,有解放的捷报!我们要:要到战地去,去救护,去慰劳,去担架,去挖战壕!只有军民合作,才能打倒日本强盗,只有军民合作,才有胜利的明朝!”

六、慰劳伤兵。喻英奇旅在前方和日军打了一仗,有不少伤兵运回惠州,“抗先”组织了一个慰劳队到伤兵医院进行慰劳。看到伤兵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伤口化脓,臭气熏天,得不到治疗,痛苦呻吟,令人不忍目睹。国民党这样对待伤员,部队哪还会有战斗力?

七、同国民党反动派斗争。193812月,在日军诱降政策下,亲日派头子汪精卫公开投降敌人。19391月,国民党召开五届五中全会,采取一整套“溶共”、“防共”、“限共”、“反共”的具体政策,不断制造磨擦事件。特别是在19396月杨森部包围新四军湖南平江通讯处,屠杀干部涂正坤等六人事件之后,广东也掀起一股反共逆流。限制“惠东宝人民抗日游击队”、“抗先”、“东团”的活动,逮捕“东团”博罗队、惠阳队的人员,最后竟公然对“惠东宝人民抗日游击队”发动武装进攻。根据形势的发展,党指示我们把工作的重点由城市转向乡村,由公开转向秘密。“抗先”人员有的转入游击区,参加曾生游击队进行武装斗争。有的转向农村当小学教员,利用公开合法身份进行斗争。谭家驹、陈柏昌转到东莞敌后打游击。

八、党的组织活动。林耀族和我一方面负责“抗先”在惠州的公开工作,同时和彭泰农一起领导惠州地下党的工作。这时在惠州单线联系的地下党员有:在香翰屏司令部电台任台长的一个同志,在《惠州日报》印刷厂里的一个排字工人(名字记不清了),在中山公园两等小学任教员的何奕昌、廖志婉,还有一个是廖淑宽的爱人(广州某大学的学生,名字己经记不清了)。在这期间还发展了梁其正入党,由彭泰农和我作介绍人,入党宣誓仪式在西湖边十三号彭泰农的住处举行,支部负责人陈秀(谢鹤筹同志的爱人)作监誓人。这期间地下党的负责人饶卫华和林志成经常来十三号和我们开会谈工作。

此外,党还派了肖光生、卓觉民、李伟钦等同志到陈文博的部队,做团结争取工作。由县委武装部长胡展光同志领导。该部驻在惠州“玄妙观”,后来由于反共逆流的到来,国民党反动派企图消灭我们这一部分武装力量,我们被迫采取暴动的方式,将这一部分部队拉出来,撤到游击区参加惠、东、宝人民抗日游击队。后来胡展光同志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秘密杀害了。

1939年冬,林耀族、彭泰农和我三个人离开惠州,经河源和李光中、黎中等人汇合到韶关参加中共广东省委举办的训练班。正好在这时,国民党广东省党部强迫“抗先”同国民党“三青团”合并,实际上是要取消“抗先”。国民党省党部派人来到“抗先”总部进行威胁利诱,总部陈恩、梁嘉、唐健、温盛湘等同志对国民党展开唇枪舌剑的面对面斗争。林耀族、李光中、彭泰农和我代表“东江抗先”参加了这场斗争。后来由于日军从广州向韶关进攻,企图打通粤汉线,形势紧张。国民党反动派仓惶逃跑。这场斗争才没有继续下去。

“抗先”的同志在抗日战争中,为国家民族的生存,为争取抗战的胜利,曾做出了不懈的努力,有的同志还付出了年轻的生命。谭家驹、陈柏昌两同志在东莞前线牺牲。彭泰农同志则牺牲在九龙新界。林耀族同志回到海南岛被反动派杀害……先辈们的行为是高尚的,他们的牺牲是光荣的。“唯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只有无数革命先辈们的牺牲,才换来了革命在全国范围内的胜利。今天,先烈们未竟的事业已由后继者去完成,先烈们有知应含笑九泉!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化部网站 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网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