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独立二十旅在“惠广战役”中
作者:陈杰夫    来源:    日期:2015-10-19 23:24:55

 

第二十独立旅成立于1937年,在抗日期间的广东部队中,装备是比较优良的。辖三个步兵团,一个特务营,每连配有捷克式轻机枪九挺,实力相当雄厚,每营配五门电话,总机一架,通讯指挥可以直达到连。旅长陈勉吾,参谋长陈克强,第一团长张守愚,第二团长陈杰夫,第三团长张琛,特务营长卜一鸣。全旅团长以上军官除陈杰夫外,都是出身陆军大学,有门户之见,因此当时以陈勉吾为首的“陆大”系派,在余汉谋部属中,曾独树一帜,目空齐辈。但正果一役颟顸偾事,一经与敌人接触,即丧胆逃命溃不成军,旬日之内,败退数百里,这虽是独二十旅的局部情况,但也反映国民党所谓抗日作战的一般现象。现在把该旅作战经过根据亲身经历,概述如下:

独立二十旅在惠广战役前,驻防佛山训练,没有赋予作战任务,亦不知在战区内的区分系统,故平时毫无敌情观念与作战准备。19381012日,日军在惠州澳头登陆后,即仓皇奉令参加作战。我于14日奉令率第二团全部由驻地佛山开赴青溪,占领青溪附近的预备阵地,策应惠淡方面的作战。惟当时作战是持久防御,还是争取决战,没有明确指示。大概战区对整个作战计划在那时还未策定。当日傍晚,到达青溪,正在准备进入阵地,而前线战况,急遽恶化,未及三日,惠州、淡水、博罗已相继失守。旋复奉令调赴增城正果,部队16日晚夜间行进,到达石龙镇,次晨为防空起见,命令队伍郊外疏散休息,不准入市,候辎重弹药船到达后,再行前进。并约营长以上军官,到团部早餐,顺便向他们面告一般情况,不料有部分人员,在用膳以前,贪图口腹之欲,进入市区饮茶。正在那个时候,敌机17架猛袭市区,滥炸沿河一带街道,房屋尽成瓦砾,市民死伤枕籍。我团中少校团附等官兵十余人,因不及躲避,竟被炸死。部队尚未参加作战,先遭此无谓牺牲,不仅影响军心,且严重妨碍团的指挥业务活动。18日全团抵达目的地,第一三两团及旅司令部暨直属部队,已先两日开到正果,占领着正果以东一带高地。当时旅给我团的命令大意是:约一个混成旅的日军,正向我西进中,本旅有拒阻敌人前进的任务,应于正果以东地区一带高地占领阵地,阻敌西进,第一团为右地区队,第三团为中央地区队,已经全部占领阵地,第二团为左地区队,向中央团联接迅即进入阵地,完成战斗准备。从旅的作战命令来看,全旅的兵力部署,摆成一线,没有纵深配备,也不留预备队伍,可见当时情况混乱,使用兵力与防御正面已不相适应了。我根据正果的地形侦察了解,正果河水深流急,在那里原先搭好仅有的一座军桥,摇摇晃晃。暗想,这次作战,如果失败,背河退却,交通拥挤,不堪设想。乃作未雨绸缪之计,密令第三营长吴泽年,征集民船二十艘,结果只有九艘,停泊在军桥下游六里许的河边,派兵一班看守,以备不时之需。这种战斗准备的疏忽,以及部队中各自为谋的现象,反映了当时国民党军队对日作战的一般腐败情况。

本团于18日下午进入阵地,约五时许,即与敌开始接触,敌人首先以飞机侦察,跟着大炮轰击,然后出动坦克步兵,但一遇还击,即行退却,旋又依样葫芦,往复循环。另方面派遣极小的步兵队伍,钻隙渗透,也是随进随退,几同野外演习。这种威力搜索敌情的战术动作,本应使我们更加提高警惕,采取配备等措施。但个别部队官兵,战术修养拙劣,反而讥敌呆滞,心存轻视。经过两宿的战斗,至20日上午,敌人来势益见紧张,同日下午敌人集中火力向中央团猛击,拼命进攻,情况激烈,形势危殆。为了减轻中央团的压力,我即派预备队吴泽年营向红庙突击,侧击敌人的右侧背,以图支援挽救。谁知吴泽年营刚到红庙,中央团已被突破,纷纷由阵地向后溃退,战局急转直下。同日下午四时许,旅部下达命令,全线撤退。

这里有必要补述一下,中央团之所以被敌重点攻击,无疑是敌人威力侦察的结果,因为团长张琛出身军佐,从未亲历战场,陆大毕业后夤缘附势,出任团长,缺乏经验,在防御配备上,发生许多空隙弱点,而人事倾轧,一年之内,该团四易主管,军心涣散,士气低沉,接触敌人,即惊惶失措,因此为敌所乘。我团奉撤退命令后,即沿河向正果墟后退,天黑前在途中遇第一团长张琛,狼狈万分,只一勤务兵相随,我问他情况怎样?他说队伍星散,无法掌握,打算只身出走,逃避处分。我们因为平日曾有好感,又属同乡关系,特别是我和陈勉吾亦矛盾很大,乃力劝他不要走此绝路,可代为伪报战况,蒙蔽旅长。并以如果旅长敢于扣留你,我即包围旅部相保证,张始释怀,相约由我先到旅部,他随后20分钟跟来。我到旅部已是午夜时分,令人气愤的是司令部一片寂静,官兵都在酣睡,旅长、参谋长等从梦中惊醒,我要求对部队作紧急处置,并请补发撤退的正式命令,以防将来推诿责任。国民党部队上下之间的关系,就是如此。陈勉吾一见我即愤怒地说,今天的战况,非杀张琛不可,陈克强又在旁帮腔,大有张琛难逃一死之势。我向他们汇报了本团的战斗经过,撒谎堆砌了一大篇张琛团如何英勇,发挥阻击敌人作用的假话,骗得两陈口呆目瞠,转变了刚才的态度。瞬间张琛依约到来,我抢着对他热烈赞誉,盛称他的左翼营协同动作,使我团解除威胁的战绩,表示谢意。更使陈气静心平,无从指责。一场风波,烟消云散。在当时来说,自己还以为卖弄机谋,私心窃喜。究其实际,又安知非他们系派中人,故弄玄虚,借以掩人耳目的一种伎俩。当全线由正果撤退的时候,各团的伙食担和中央团溃散的官兵,挤在一起,秩序极为紊乱,特别是夜间渡河,争先恐后,互相阻塞,通过困难。中间又一度遭龙门窜犯的一小股骑兵袭击扫射,不少人坠河溺毙,狼狈万分。第二团幸事先自有准备,部队在正果西岸集会以后,利用民船安全渡河。张守愚团循山地间道后撤,我团奉命收容张琛残部,沿公路经从化、翁源方面背进。沿途汉奸骚扰,火箭信号,此起彼落,杯弓蛇影,给掌握部队的人带来很大困难。而自此之后,旅司令部只顾逃命,旬日之久失掉联系。我团离正果后,于当晚在增城附近收容了特务营卜一鸣部及一三团落伍士兵四五百人,翌日黎明到达源潭,与一小股骚扰之敌遭遇,因在拂晓,敌我识别困难,给杀死担架兵七名始行发觉,展开战斗,约三十分钟毙敌三名而结束。21日深夜到达从化,正准备稍事休息,忽闻四面枪炮声连续不断,复不敢多留。事后查明,敌人并未追来,而是自己焚烧服装、弹药仓库,抗敌武器没有利用,遂付一炬,并听说我军全线已经向北败退,不胜慨叹。23日到良口,24日到梅坑,即在那里奉命整编。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化部网站 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网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