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贵在创新——《疍家组歌》赏析
作者:钟土清(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8-06-26 20:25:12

 

201831日,广东省(汕尾)渔歌邀请赛在汕尾市马思聪艺术中心隆重举行。惠东县平海渔歌艺术团表演的《家组歌》夺得三个金奖之一的创新金奖。这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惠东渔歌传承发展史上的重要事件,具有重大意义。

 

一、曲调选取的独特、表演形式的创新和歌词创作的时代性

家组歌》(以下简称“组歌”)利用惠东渔歌原生态曲种进行再度创作。“组歌”一开始就运用了舒缓、悠扬的“妹仔调”进行诉说,为整台“组歌”的展开进行充分的铺垫。

在音乐响起前,一段“画外音”撞击着人们的耳膜:“在中国,有一种古老的刑罚叫流放,有一个独特的族群叫家。很久很久以前,一批又一批的文人学士、忠臣良将被残忍的独裁者们赶到了水上。从此,他们就在一片竹筏或是一叶扁舟上顽强不屈地生活。他们世世代代上无片瓦下无寸地,只有用鱼虾换来的一尺土布为他们遮风挡雨,遮羞掩耻。所以,他们为自己创造了一个字:。一尺土布是天,望不到边的海平线是地,他们就在这样的天地之中度日。”深沉的回顾,顿时把观众的心绪拉扯到壮阔的南海和多灾多难的过去,为接下来的情节推进埋下了伏笔。

 

01.png

 

02.png

 

紧接着,“组歌”又采用了“嗳嗳嗳调”,用低沉、无奈的旋律对解放前家人受渔霸欺凌的场景作了阐述。

 

03.png

 

04.png

 

05.png

 

再接下来,“组歌”运用了惠东渔歌的“苦调”即“五更叹”的旋律,层层递进,“一浪高于一浪”地展示解放前家人的生存环境:一对夫妻因妇人下产得病,家贫如洗,为了给新生女儿一线生机,忍痛把她裹好装在竹篮里、挂在海边红树林上,希望能遇上“好心人”将其收养。曲调旋律极度凄厉,催人泪下。

 

06.png

 

07.png

 

一唱雄鸡天下白。1949年全国解放,惠东海上家人和岸上农民一样翻身作了主人。1957年,栖息在“红蟹家”、“海安姑”的盐洲渔民在政府的帮助下上岸定居。1958年,港口渔民也相继上岸,并将定居地命名为港一村。生存环境改变了,生产工具也逐步机械化,渔民在岸上陆续盖起了楼房。至此,“组歌”的演绎推进出现转折性跳跃。

 

08.png

 

最后部分,“组歌”采用了惠东渔歌轻快、奔放、热烈的“哎哎香调”,表现家人喜气洋洋的生活场景。

 

09.png

 

总的来说,惠东渔歌的基本特点是“咏叹性”,抒情而不高亢,婉转中带有淡淡的伤感。这台“组歌”最大的创新是突破惠东渔歌舞台表演曲目的单一性,将五种原生态曲调进行了巧妙、有机的安排和组合。在词的创作上也具有故事性、完整性、层次性。在渔歌舞台表演中首次采用的“画外音”形式,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交代家的由来,刻画和渲染意境,颇有新意。总之,这部作品抒情、写景、状物都非常准确、形象、生动,获得“创新金奖”的荣誉实至名归。

 

二、广阔的海洋和丰富的渔民生产生活素材,是惠东渔歌创新发展的不竭源泉

惠东是广东省的海洋大县,全县海域面积7910平方公里,海岸线长171.815公里,有18个港湾,55个海岛,沿海渔区包括了稔山、铁涌、平海、吉隆、黄埠5个镇和巽寮、港口2个度假区,涵盖整个稔平半岛区域。

“山上最苦黄连树,海上最苦水上人”。解放前惠东渔民的吃喝拉撒睡全部都在窄小的船上,风里来雨里去任由风浪飘泊。据原新渔村党支部书记钟花志提供的资料,原属盐洲镇的新渔村,300多年前,渔民由福建沿海一路飘泊到黄埠下墟,后来又转移到盐洲望斗村靠东面海堤边的渔船上居住。1957年当地政府动员住家渔船迁移到沙埔(海安姑)河滩上居住,1966年才全部上岸住上砖瓦房,彻底告别家人船上居住的历史。1988年前后,当地政府又专门安排宅基地,逐步解决新渔村渔民的建房、用水、路灯、道路、码头、市场、学校等问题。

解放后的渔民,不但生活条件得到根本改善,生产条件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据《惠东县志》记载,1953年,全县第一艘12匹马力大洋牌机动渔船在港口镇投入使用;1970年开始建造水泥船。在灯具方面,民国14年(1925年)使用的是鸡心式渔灯;1950年采用吊纱式光灯;1980年才引入电源灯具,并配置渔船探鱼机、对讲机等助渔导航设备。过去,渔民靠祖上积累下来的出海经验,靠目测观天象来决定当天是否出海,对海面气候情况一无所知,每次出海都存在“行船走水三分命”的危险。随着天气预报的科学准确、导航设备的配备,这一说法已成为历史。闻名中外的港口双月湾就是台风季节渔船的避风良港。

原惠东县文化局副局长、惠东渔歌工作室负责人陈志祥在《惠东渔歌浅谈》中指出:渔民在旧社会受尽了剥削阶级的欺压和凌辱,被称为“家仔”。“出海三分命,上岸低头行”,是渔民在旧社会艰难生活环境的写照。渔民爱唱歌不是单为娱乐,而是排遣生存环境的压抑。在极度艰难的环境之中,他们只能以歌自慰,以歌解忧。所以,不论男女老少都喜欢唱渔歌,尤其是妇女更善唱歌,每年的中秋夜晚更是对月而歌。婚嫁时有唱歌、斗歌的习俗;亲人分离、相聚,或是老人与世长辞等都是以歌代言。因此,在客观上决定了惠东渔歌的种类繁多、内容丰富。

正是因为有着这么深厚的渔歌文化积淀,原文化部艺术专员叶林1976年、2005年两进惠东,提出了抢救、整理、保护惠东渔歌的工作建议;1956年,港口渔歌手苏墨水、苏带心带着惠东渔歌到北京参加全国民间歌曲调演,受到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曾长时间反复播放惠东渔歌曲目;19767月,“广东省渔歌改革会议”在港口召开;20065月,惠东渔歌被省批准公布为广东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20069月,惠东县组队参加舟山群岛举行的“全国渔歌(号子)邀请赛”,荣获两个三等奖(《一对龙虾藏礁洲》、《斗歌》);20079月,参加在中山举行的广东省水上渔歌比赛获得二金一银一铜奖;2007715日,应中央电视台邀请,惠东渔歌由中央台音乐频道《民歌版图》录制了2个小时曲目向全世界播放,使惠东渔歌走向世界;20086月,惠东渔歌被公布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三、《家组歌》之于惠东渔歌传承发展的积极意义

惠东渔歌这次能以“组歌”的形式获得创新金奖,其中传递出来的积极意义值得总结、不可低估。

(一)创新了“非遗”项目的传承途径、主体

在以往的固有思维和运作模式当中,绝大多数“非遗”项目的创作、表演、传承都是由地方政府文化部门牵头组织的,而这次“组歌”节目然不同:

一是全过程由民间文艺团体直接操办。平海渔歌艺术团的前身是成立10年之久的平海渔歌队,它聚集了本县一大批老、中、青、少的渔歌艺术爱好者,分布在城镇、乡村的各行各业。在创作排演了大量渔歌题材的节目、积累了丰富的表演经验后,他们创造性地以组歌形式对惠东渔歌的表演进行了有益的尝试,而且一举获得成功。

二是经费筹措渠道的多样化。由于创作时间长、舞台背景配景复杂、涉及演职人员多,“组歌”需要的经费也相应较多。他们采取了以社会贤达资助为主,演职员自筹(捐助)、申请政府拨款为辅的办法。赵兴祥等社会贤达,十几年如一日坚持捐助惠东渔歌的调查、整理、排演、参赛等活动。大多数演职员为了“组歌”的排演,牺牲了业余时间,不但没有报酬,而且还主动捐款捐物。这些好人好事,充分说明了社会各界对惠东渔歌这一优秀民间传统文化的敬畏和热爱。

三是词曲的创作由传承人与专业人士共同完成。“组歌”歌词的作者之一陈天泽,是广东省剧协的理事、资深剧作家,在编剧方面颇有建树。另一位词作者李福泰,既是平海渔歌艺术团的团长,也是“广东民间歌王”,是惠东渔歌创作、表演的直接参与和组织推动者。曲谱的创作方面,作者中既有惠东渔歌传承人苏方泰,也有青年音乐教育工作者钟婧、音响合成师庄小平。“组歌”创作上的“土洋结合”,原生态加现代的创新,无疑是一条值得借鉴的有益经验。

(二)是进行“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改革开放好”的活教材

“组歌”通过选取恰当的渔歌曲调,以及对不同时代渔民生产、生活场景的描绘、演绎,以独特的表演形式,立体式地向人们展现了解放前后渔民生产生活脱胎换骨般的深刻变化,这无疑是当前宣传“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改革开放好”的好教材。这也在另一方面说明,“非遗”题材的文艺作品,不但在传承优秀传统民间文化方面可以发挥重大作用,同样,在开展爱国、爱乡、爱党的教育方面,也是“教育人、鼓舞人、激励人”的正能量。

(三)增强了人们对惠东渔歌传承发展的信心

惠东渔歌获得的奖项过去多为表演(演唱)类,这次综合性的创作表演获得创新金奖,表演内容跨越新中国成立前后。较之以往,表现形式不但增加了舞台的背景视频,而且表演时间之长(9分钟)、演员人数之多(25人)、反映新旧时代的场景之大(3个),都令人耳目一新。近段时间,结合稔平半岛旅游项目的打造,就有专业人士提出要以沙滩为舞台,以蓝天、大海为背景,以“组歌”为班底,创作一台相对固定的大型渔歌节目,锻造“惠东映象”。由此也可看出,“组歌”已经产生了另一积极效应。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化部网站 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网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