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浅谈中国书法的时代使命和践行路径
作者:钟土清(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8-06-11 22:06:32

 

如果我们稍加疏理就会发现,近5年来,基本上每两年为一个时间周期,文化艺术(包括传统文化)领域不断传来“政策利好”的消息。这也许只是时间上的巧合,但却让“书法人”1一再真切地感受到——中国书法的春天要来了!

201211月,在党的十八大上,“文化建设”作为国家“五位一体”的战略布局之一,以全新姿态进入世人的视野。中国书法作为国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无疑要在这一时代大潮中扮演重要角色,发挥独特作用。

时过两年的201410月,习近平同志在北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他语重心长地嘱托: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长期而艰巨的伟大事业。伟大事业需要伟大精神。实现这个伟大事业,文艺的作用不可替代,文艺工作者大有可为。

又过了两年,时间来到201611月。习近平同志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引用了鲁迅先生的“文艺是国民精神所发的火光,同时也是引导国民精神的前途的灯火”,要求广大文艺工作者要“胸中有大义、心里有人民、肩头有责任、笔下有乾坤”。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从201510月至20171月的近两年间,《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和中办、国办《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以下简称“两个《意见》”)相继印发,对如何落实习近平同志重要讲话精神进行了全面具体的部署。

顺着这条时间轴线,笔者深刻体会到,中国书法的时代使命已经十分明确,就是要按照习近平同志两次重要讲话精神和中央“两个《意见》”,“以笔墨形象展现中华气度,以精品力作阐释中华美学,让古老的书法艺术焕发出夺目的光辉”。2

 

客观理性地看待当前的中国书法

对于承载了如此重大而光荣使命的中国书法,我们除了心存敬畏,就是保护和传承!

纵观几千年来的中国书法史,无论其形式、内容、功用如何发展变化,它无不与政治、经济、社会环境方方面面息息相关,深深地打上了时代的烙印。“唯笔软则奇怪生焉”,中国书法早已超越笔、墨、纸、砚本身的意义。它的本质属性就是以独特的造型符号和笔墨韵律,融入人们对自然、社会、生命的思考,从而表现出中国人特有的哲学思考、人格精神与性情志趣。3分析中国书法的现状,要在此前提下,多从维系国家文化安全、民族文化脉络以及增强国民文化自信的大局去考虑;多从历史的、辩证的眼光去看问题,不脱离时下人们的思想情感和社会环境等客观实际。对当前社会上的几种论调,笔者拟在此商榷:

——纯艺术论。认为中国书法已经或者基本失去了实用性的功能,走上纯艺术化的轨道。我们可以追溯,从上古时期文字出现之前的结绳记事,到后来文字出现尤其是造纸术的发明,再到明、清时期的科举制度,其实用性更不言自明。当时光流淌到21世纪的今天,伴随着电脑等高科技产品的出现,中国书法除了审美功能,它的实用性确实是一再递减,但真的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地吗?让我们共同关注当今的一些“书法现象”:

学校暑假期间,包括周末等节假日,城乡各种形式的书法培训近乎火爆;

春节,几乎百分之百的中国家庭张贴对联;

各级书协组织的书法下乡广受群众欢迎的热闹场面;

家庭客厅悬挂书法作品的崇雅、家风心理;

各级、各类党政机关组织的“寓教于书”的主题性书法比赛、展览;

方兴未艾的书法作品社会收藏热;

“书法人”之间的“即席挥毫”联谊、雅聚;

佛教以书法形式进行的抄经、传经活动;

……

当然,“古人和今人写字的动机和目的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个转变、这个客观事实我们不能不面对,不能不承认。当代书法如果不承认这一转变,就会导致方式方法的不转变,那么我们当代书法的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就会有障碍,就不会顺畅”4(刘洪彪语)。因此,我们既要承认中国书法实用性的退化,又要勇于面对中国书法艺术性的转变,并以此调整工作思路和方法,努力开创出中国书法的新天地。

——“江湖书法”无害论。近段时期,宣传“江湖书法家”的视频、微信频繁出现在各种微信群,无关大局、无伤大雅等“无害”论调也似乎颇有市场。有人总结了“江湖书法家”的基本特征:口气大,动辄以“大师”自居;头衔多,名片上显示的是全球级、国家级;张嘴谈钱,随身携带作品润格、等级证书;装束怪异,长须飘飘,木珠手链;矫揉造作,双钩书、左手书、反书、嘴巴书、脚丫书。笔者认为,这岂止是“无害”,简直是对中国书法的丑化和误导,要有针对性采取措施:一是重拳打“假”。要按照国家民政部有关整治“山寨社团”的要求,加大曝光和打击的力度,激浊扬清。二是正面引导。要通过大量主题性、专业性的讲座、展览等形式,提高全社会的书法艺术鉴赏能力。基本原则可以借鉴出版物市场的管理经验:提倡有益的,打击违法的,允许无害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展、赛过多论。除“兰亭奖”外,中国书协组织、主办的“全国展”、“正书展”、“新人新作展”等常设性展览,在全国书法界起到了很好的导向、激励作用,有力地推动了中国书法朝着健康向上的方向传承和发展。但是有舆论指出,仅2012年的国家级展事、赛事便有二十项之多,并由此得出展、赛过多过滥的结论。

何谓多,何谓少?笔者以为,只要初衷好、评委作风正,主、承办方有足够的时间、精力,多搞一点也未尝不可。问题的根本在于社会各界不要再出现对“导师评委”、“评钱交易”等质疑。大凡书法方面的比赛、展览,主办方的目的无非有四:一是促进创作。书法家、业余书法爱好者要参赛必然要先“热身”,创作过程其实就像高中毕业生高考前的状态,有一个奋勇拼搏的过程。二是“检阅”队伍。通过对征集到的作品进行评选,作为主办方的书协组织可以分析和掌握到某一时期、某一地区书法队伍或者某个书法家的创作近况,这些信息也是今后指导书法工作实践的有力依据。三是树立标兵。获奖的佼佼者理所当然地成为标兵式人物,使“书法人”学有榜样、追有目标。四是激发活力。一年几次(多次)的书法展、赛,如同传统民间节日一样,会给平淡的日子赋予新的希望,成为“书法人”的精神大餐,让人充满期待、焕发活力。

当然,无论“书法人”本身乃至社会各界对当前的中国书法如何看待,各级书协、书法主流媒体都应该以“我国书法事业呈现出健康向上的良好态势,进入了繁荣发展的新阶段”[5]为总基调做好社会舆论引导工作。成绩要充分肯定,倍加珍惜;问题要大胆正视,积极解决;使命要勇于担当,奋发有为。这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书法人”要敏锐地把握这一历史机遇,找准角色定位。

 

关键还是“人”的问题

中国书法今后如何更好地传承发展、践行时代使命,中央已进行了“顶层”设计,中国书协也进行了具体部署。有了正确的决策和部署,最重要的当然还是要有“人”去落实。应该充分肯定,中国书协在履行组织、指导等职能上,是卓有成效的。在这里,重点就如何完善各级书协的工作机制、提高“书法人”的综合素质等方面提一些建议。

(一)分级负责,全员培训

文艺作品必须把社会效益放在第一位,书法家要“德艺双馨”,这是一个普遍性也是原则性的要求。而要真正实现这一目标,造就一支能担当、肯担当的“书法人”队伍,笔者觉得开展全员培训应该是一条很好的措施。建议中国书协负责国家级的会员,各省级书协负责省级的会员,以此类推,分级负责,原则上每年培训一次,并且要侧重政治素质方面。培训时,要注重突出各级书协的主席团成员这一重点。通过培训,切实提高各级书协组织的履职能力和各级会员的大局意识,解决好“你是谁、为了谁”的立场、观点问题。各级党校、行政学院也要把包括中国书法在内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列入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和普通公务员的基本培训内容。

(二)加强考核,能进能出

这里主要是指会员的管理问题。各级书协通常都是通过各种比赛、展览活动这些途径来吸收新会员。问题是,现在的会员除了主动退会或因严重违反《章程》规定而被“请”退外,没有因其他原因而退出协会的。在“进”的时候,基本上没有经过政治素质、职业道德等方面的综合审核,只凭一、二次入选(展)或在某次比赛中获奖就取得了某个层次的会员资格。“一奖定终身”,会员终身制,加上缺乏内部考核监督,这或许是导致个别会员“胡作非为”的根本原因之一。建议建立完善中国书法的国家荣誉制度体系,对书法名家、书法名作等评选要注重权威性,出台相应规则,形成常态化的激励机制,重铸“书法人”的良好社会形象。

(三)引入批评,促进创作

大家知道,我国的文学、戏剧、电影等艺术领域很早就有批评家协会这类组织,不少的文学、影视作品还是经过“批评”甚至反复“批评”才得以广泛传播、成为经典的。而在书法界,中国书协虽设立了似有“批评”职能的学术委员会,但还没有正式意义上的批评专业委员会。今后,能否由中国书协带头,各省级书协响应,先在省级以上书协设立此类“专委”,鼓励开展健康有益的书法批评,以此激活、促进书法创作。当然,前提是批评者的勇气和接受批评者的胸襟,以及各级书协、相关媒体的宏观把控、正确引导。

(四)重视媒体,加强宣传

传统纸质媒体方面,中国书法出版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旗下的周报《中国书法报》和月刊《中国书法》,作为中国书法的主流宣传阵地,其所作出的努力和贡献有目共睹。遗憾的是,目前全国公开发行的专业性书法刊物却寥寥无几,未成气候。现代数字媒体方面,除中央数字电视书画频道外,暂时还没有出现更多、更好的书法传播数字网络平台,这与当前的信息社会远远不相适应。在社会层面,值得称道的是,今年6月,由香港大公文汇传媒集团等主办的“庆祝香港回归20周年——‘中华颂’中国书法交响音乐会暨两岸四地百名书法家走进香港”活动,书法家同书长卷、同唱国歌,令社会各界耳目一新。

笔为时而歌,墨为世而舞。要适应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中国书法报》能否改为日报并出版数字报,以此增强时效性、增加信息量、凸显导向性;中国书协能否参照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国家开放大学)的教学模式,以现代信息技术为支撑,形成覆盖全国城乡的书法教学立体网络;地市级以上的书协能否全面建立权威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作为发布重要消息的主渠道;传统的书法展览能否以展厅纸质展览加网上数字展览,以聚集“人气”,避免多数展览开幕式后“人烟稀少”的尴尬局面。

(五)“廉”字当头,改革评选

毋庸讳言,影响中国书法界声誉、妨碍中国书法事业传承发展的问题不可否认地还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健全会员进出、书法批评等机制固然重要,但还要更多地关注和改革展、赛活动的评审机制。

从逻辑思维上说,一个大型的展览、比赛征集到一大批作品后,总要有评委依据一定的标准来进行评选。评委如何推选,尤其是谁来担任评委会主任,是参赛者乃至社会公众关注的一大焦点。如果某个评委在社会上声誉不好,评选结果出来,公众自然就会心存怀疑。可喜的是,中国书协已经出台《中国书法家协会评审委员、监审委员产生暂行办法》。现在关键是如何向下延伸,落实到省级、市级乃至县级书协主办的赛事、展事评审活动上来。建议地市级以上书协都要建立专门的“书法作品评委库”,参照中国书协的相关办法推选评委、监委,并以“百分制”制定具体的评分细则,让“规则”说了算,而不是由主、承办单位“内定”。这样,主办、承办单位以及各项赛事、展事本身就有了公信力,就会减少社会上的猜疑,神圣书坛就有可能成为一方净土,各级书协的向心力、凝聚力就会进一步增强,全体“书法人”的积极性也就可以从根本上调动起来。

 

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做点文章

就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下简称“非遗”)而言,中国书法早就名列其中:20086月,被国务院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9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正式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有关负责人曾表示,中国书法还不是濒危和亟待抢救的项目,列入保护主要基于其历史的悠久性、优秀的民族性等因素。“不是捧在手里,而是立足被保护对象的可持续发展”[6](沈鹏语)。这是中国书法与国内其它“非遗”项目的本质差异之一。

屈指算来,中国书法“申遗”至今已时近10年。笔者比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以下简称《“非遗”法》)思考:中国书法能否借鉴国内其它“非遗”项目保护传承的经验,在特定的法律环境下另辟蹊径,有所作为呢?

让我们把目光投向广东。俗称“广东大戏”的粤剧,在20065月被公布为国家级“非遗”后,20099月也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列入世界级“非遗”名录。其保护传承有一条硬措施,就是广东省人民政府以“令”的形式发布《广东省粤剧保护传承规定》(201771日起实施),明确要求将其表现形式、相关实物和场所列入保护传承对象,纳入本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明确要求当地文化主管部门要对其资源状况进行调查、建立资料档案和数据库,认定保护单位和代表性传承人。此外,还要求通过政府购买方式开展相关保护传承活动。有鉴于此,中国书法要落实《“非遗”法》也许还有很多重要事项需要通盘考虑、细加斟酌:

(一)行政组织协调

《“非遗”法》第七条规定,国务院文化主管部门负责全国“非遗”的保护、保存,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文化主管部门负责本级行政区域“非遗”的保护、保存。在国家级层面,文化部成立了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与中国书协共同作为中国书法这一“非遗”项目保护的直接责任单位。而在省级以下,中国书法的保护责任单位还没有具体明确。从组织体系上看,各级书协都为各级文联下属的团体会员,而法律上“非遗”的行政主管却是文化部门。因此,要具体实施《“非遗”法》,做好中国书法的保护传承,各级文化行政主管部门、文联、书协三者之间,需要建立起一种新的工作联动机制,着重解决谁来牵头、谁来具体落实、如何形成工作合力等问题。另据初步了解,目前,省级以上的书协基本上都有事业人员编制和财政经费保障,而市、县两级书协却普遍存在连招牌都无处挂的问题。建议市、县两级书协也要有专门的人员编制,日常办公经费要纳入财政预算,人员可以使用事业编制或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来解决。这关系到基层书协组织的社会形象,需要引起各级党委、政府的重视。

(二)传承人

《“非遗”法》第二十九条在“非遗”传承人的认定条件及其如何开展传承活动等方面都有相关规定,具体到中国书法的传承人应如何认定、它与书法家(包括书法名家)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等等,确实有很多具体而复杂的问题需要深入系统地研究。要充分尊重中国书法的特殊性。

(三)传承场所

20118月,国家教育部下发了《关于中小学开展书法教育的意见》。据此,各中小学校的校舍理所当然是中国书法的传承场所。如果加上各级设立的书法院、部分开设有书法专业的艺术院校,中国书法的传承场所可以说已初具规模、初成体系。问题的关键是如何规范,如师资、教材、学生的培养手段和培养目标等。除此之外,各级需不需要再专门单独设立一些传承基地,是很值得探讨的。全国中小学的书法教育已开展数年,成绩在哪里,问题在哪里,现在确实到了要“回头看”的时候。中国书法需要“承前启后”,希望寄托在年轻一代身上,这应该成为一种理念。

(四)传承活动

“有为才有位”。中国书法只有围绕党和国家的工作大局,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征程上更加奋发有为,才能更多地赢得“话语权、生存权、发展权”。建议借鉴中央文明委、中宣部在全国文明城市、文明村镇等创建和评选方面的成功经验,健全完善正在开展且社会反响良好的“中国书法城”、“中国书法名城”、“中国书法之乡”的创建、评选工作机制,进一步争取各级党委、政府乃至社会各界的重视和支持,把中国书法的传承保护工作从“部门行为、行业行为”上升为“政府行为”,在全社会营造人人关心中国书法、人人热爱中国书法、人人传承保护中国书法的良好书法文化氛围,真正把中央的“两个《意见》”落到实处。

(五)传承经费

近年来,经认定的“非遗”项目传承人,多数地方财政都安排有相应的工作经费。如国家级“非遗”项目——惠东渔歌现有的4名省级传承人,每年均可在户籍所在地的省级财政领取1万元、市级财政领取0.6万元,全年合计1.6万元。按照《“非遗”法》有关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有责任将“非遗”保护、保存工作纳入本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并将保护、保存经费列入本级财政预算范围。

(六)声像档案

做好“非遗”的资料保存,既是《“非遗”法》的“规定动作”,当前也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笔者注意到,不少书法名家现已进入耄耋之年。他们对中国书法的贡献,我们要尊重;他(她)们在书法艺术实践上的“音容笑貌”,我们也要珍视。当前,整理其著述、保存其珍贵的声像视频资料显得尤为紧迫。包括书法名帖在内的古籍保护工作,国务院早在10年前就已下发通知,全国正式启动了“中华古籍保护计划”。但是,我们不要遗忘了那些散落在祖国四面八方的摩崖石刻、寺庙碑文、祠堂联对等“书法珍珠”。因为,如不及时地以“拓摹”7等形式进行“保存”,并采取措施对已遭到严重风化、侵蚀的珍贵书法本体进行抢救性的有效保护,将会对中国书法保护传承带来十分不利的影响。

 

东方风来满眼春。今年6月,一座国字号的综合性书法艺术创研平台——中国书法大厦,在中国史前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安徽隆重落成。根植于华夏文明沃土、肩负着时代神圣使命的中国书法,也必将以传承保护的新成就,巍然矗立在亿万中国人的心中。

“书法人”,任重而道远。

 

注释:

[1]泛指书法工作者、书法家以及社会各界书法爱好者。

[2][5]摘自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奇葆在中国书协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讲话。

[3]摘自中国书协、中国书法院“申遗专刊”对中国书法的表述。

[4]刘洪彪,中国书协副主席、草书委员会主任。

[6]沈鹏,全国政协委员、中央文史馆馆员、中国文联荣誉委员、中国书协名誉主席。

[7]指依样描制、复制。

 

钟土清  书.jpg

钟土清 书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化部网站 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网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