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纪实文学】聪明的服装设计者
作者:田梨花、许媛媛(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惠州民协    日期:2014-12-08 14:55:37

巫青长相英俊,心灵手巧。挂在他工作室的各式服装、各式演出服、都由他设计。款式新颖大方、时髦超前,与名设计师设计的服装相比不分上下,受众多演出团体、个人的青睐。因他没有去参加设计师资格的考试,还谈不上师,笔者只能称他为“服装设计者”。

1960年,巫青出生在大亚湾畔的澳头镇。他3岁时患上小儿麻痹。年轻时,他自学成才,曾经做过刻章工人,维修电器师傅、摄影师傅、办过制衣厂,后来做演出服。从1986年开始的二十年间,他为国家交税10多万元。

他说病魔虽然在折磨着他,摧残着他,他创业困难重重,他的心里有许多难言的痛苦,但他没有被困难所吓倒,只有带着痛苦向前行。他用理智的头脑来战胜自己,让自己活得与正常人一样,甚至比正常人活得还要潇洒和幸福。

巫青2000年参加首届残疾人技能比赛,获广东赛区第一名,全国第六名。他于当年被选为惠州市肢残人协会成员。巫青以实际行动成就他童年的梦想——做企业家。

那天,在大亚湾经济开发区民政局残联办公室工作人员的引荐下,我们采访了巫青。

巫青正在看一本旧日记,见我们来了,连忙让坐,递茶。接着,他告诉我们,20年前自己写的日记现在看来觉得很有意思。现在倒转头来看,他发现自己年轻时的梦想,那时的愿望,今天已经全部实现。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一转眼自己已经从青年变成壮年了,但小时候的事啊,至今还是历历在目。

 

一、儿时他幻想自己能飞

上世纪6 0年代初,惠州人亚湾畔澳头镇是个小渔村,清晨,村镇被清晨温暖的阳光涂得一片金黄。啊!大阳醒来了,大亚湾的海也醒来了,红蓝相交的海浪不停地拍打着沙滩、海岸和停在沙滩上的小船小艇。渔民们吃过早饭,扛起渔网、渔具、小桶、出海捕鱼了。慢慢地,海面上出现了点点的渔帆。出海渔民的家人在家里烧香祷告:妈祖保佑顺风顺水,平安出门平安归。

5岁的小巫青吃过早饭也来到沙滩上,他望着远去的帆船,望着在海上自由飞翔的海鸥,他想:如果自己能像海鸥这样自由地飞翔,那该多好啊!

那时巫青的想象力持别丰富。他看过许多小人书,有古代的、现代的;有翻跟斗的,有插上翅膀飞的。他亚妈也带他去看过下路戏,(粤剧)也是有翻跟斗的,也有人插着翅膀(古装戏扮将军的背上都插着几面旗子)他自从患上小儿麻痹症,一条小腿没力了,他从此就不会翻跟斗了。但他向往飞,他曾经勾想妈妈什么时候也给自己插上翅膀(小旗子),让他像海鸥,像小鸟,像雄鹰一样自由自在地飞翔。一天,他做了一个梦,亚妈已经为他装上了翅膀,他飞呀飞呀,飞得又高又快,许多小朋友都在望着他,羡慕他。小巫青再也不会被人岐视了……因为这个甜甜的梦,小巫青久久回味,快乐了好几天。

这天,小巫青又来到沙滩上,一心一意地堆起贝壳来,他把自己的梦想都堆积在这些贝壳里了。忽然,他听见亚妈在远远地喊他:“青仔,快转来,你舅舅回来了”。

听说亚舅从香港回来,巫青丢下贝壳艰难地从沙滩上站起来,一脚深一脚浅地向家里走去。亚舅回来了,就意味着自己又准备去香港医脚了。自从巫青患上小儿麻痹,在香港玛丽亚医院做工的亚舅就没少回来。这次他又专程从香港坐船回来,准备带巫青去香港治病。那时沿海一带的渔民去香港很方便,只要到派出所开一张证明就可以了,坐帆船到香港只需两天时间。(那时还没有快艇,快艇到香港1个小时)

每次去香港,船儿慢慢地摇着,载满了巫青和亚妈、亚舅的希望;回来时总是盛满忧愁和失望。亚妈比谁都伤心,她的心痛总是未了:我儿子的腿什么时候才能治好呢?

巫青就在治病、盼望中,一天天长大了。他虽然是不幸的,但又是有幸的。上帝赐给了他一个聪明的脑瓜。他小时候读书,可以做到过目不忘;他学画画,画得十分逼真。从小学开始,他就有了人生的理想,有了追求的目标,渴望自己能学到一些手艺,将来能自己养活自己。他用写日记的方武,表示克服困难的决心。日记盛下自己对党的热爱,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二、奋斗是成功的秘决

1976年巫青初中毕业了,本该到农村去当知青的他因残疾被留镇待业。这一年,他在家里帮父母打理家务,闲时就找些旧书看看,弄些旧纸来画画。父亲在供销社工作,废书废纸有的是。第二年,巫青就被安排在澳头镇手工业社当刻章工人。巫青很满意,觉得此项工作很适合自己。巫青每做一件事都很认真,很专注,刻章这一门手艺很快就学会了。工作清闲下来,他又鼓捣起收音机来,研究收音机的构造,用锣丝先把外壳打开,把里面各个零件看了又看,他研究来研究去,忘了吃饭,忘了睡觉。一天,他居然把自家唯一的宝贝一一红灯牌收音机的零件全部拆掉,然后一个一个地装回去。夜深了,天气很冷,巫青浑然不觉,他的心就是要让收音机重新发出声音。他装了又拆,拆了又装,反复无数次。终于,经过多次的失败,这次当他上完最后一枚锣丝钉,扭开按纽,收音机发出嚓嚓声。啊!有声音了,他心中一阵狂喜,精神兴奋起来。再扭调频,收音机正播着歌曲《阿瓦人民唱新歌》,巫青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听的一支歌曲,听着听着,眼泪不知觉地流了下来。

既然巫青会装收音机,那么他肯定也会修理收音机了。当时澳头没有一家电器维修店,也没人会修理电器。听说巫青会修理收音机,朋友们都把收音机拿来让他修理。巫青也不拒绝。收音机修好了,有些人会给钱,但巫青坚决不收。来修的次数多了,说再不收钱下次就不敢再来了,巫青就收一点点做做意思。澳头镇的人都知道巫青会修收音机,也认为他肯定会修理其他电器,他们把家里坏了的电器如钟表、电饭煲等都拿来让巫青修理。后来,巫青干脆开了一间维修电器的专门店,当时他的维修店在澳头就此一间、是独家生意,因此他的生意很好。他夜以继日地工作,很辛苦,很累,然而他的心里却十分快乐。几年过去了,经过自己刻苦钻研、辛苦劳动,他已经精通了收音机、录音机、扩音机、电唱机、电饭锅等电子技术的维修。还学会缝衣服、闲时为家人、亲人缝新衣服,他的收入也随着增加,每月收入达四、五百元。这在当时来说,是相当不错的。

巫青有了一门手艺,有了收入,心中的大志就越高。他在日记中写道:“……四年的辛苦,换来了快乐。不知多少次失败和成功,使人沉默又让人幸福和快乐。今后我要向新的生活前进。”

一天,他正在研究修理一部照相机。他突然自己问自己:我可以学摄影呀!照相也是一门手艺,在这里照一张相非常困难,还要跑到淡水去,很不方便。

开头的工作是非常艰难的,但他相信只要有决心和信心、有毅力,一切立业的障碍都会被克服。巫青这一步终于迈出去了。他投资300元,花40元做一个GD型玻璃柜台,这个玻璃台可以作为货柜台,兼营一些电器零件出售,这样可以多一些收入。他购进了相底,胶卷等其他照相需用的一切器材。“青记照相馆”开张了,他一个人又照相又冲洗相片兼收款、开单工作忙得不亦乐乎。照相馆开张以后,他才知道这里面需要很多钱来投资,巫青规定自己省吃俭用,他的衣服补了又补,不愿做一件新的,不需用的东西不买,无关开支的不开支,一支圆珠笔没用完就不再买另一支。

巫青一有时间就琢磨照相技术和相机构造,了解快门、光圈的作用和使用方法。开始试用自己冲晒,浪费了好些胶卷。为了使相片照得更好、更清渐,他不惜花资全300元托人去香港买进口相机。然而个别人看他急用,就想敲他一笔,替他买的不是新机而是二手相机,且价钱昂贵。他明知自己受骗,又怕得罪人,只好忍气吞声。

像巫青这样的年青人,为人善良,性格好,人缘好,个别人有时也想在这里找到“免费午餐”,捞点小便宜,经常来照相不给钱的情况有的是。而巫青碍于情面帮了别人自己遭受损失的事也常有。澳头革木大队有个李某,之前巫青不认识他。李某通过熟人来找巫青,想拍张单人相做身份证。相照好了,李某没给钱,巫青也不好意思向他要。相冲洗出来时,李某嫌不好看,要求重拍。其实巫青完全可以不去理会他,况且他手头的胶卷已经用完。但好心的巫青又向别人借了一筒胶卷为李某再拍一张。拍完了,巫青顺手就把相机放在桌子上。这时,来了介绍李某给巫青认识的这位熟人。他来了以后,又拿起桌上的相机自作主张再为李某拍一张。李某回草木洞以后,巫青才发现胶卷重叠在一起。巫青心里很急,不知怎么办才好。草木洞到澳头有十里路,巫青腿脚不方便,为了明天能交相给李某,巫青请人用单车载他到草木洞去为李某再照一张相。单车行至度头桥巫青又跌了一跤,结果把自己那个宝贝的乐都牌手表也丢掉了。巫青觉待自己真是委屈,出于好心为一个不相识的人照像,两次都自己掏钱买胶卷,而且还损失了一块手表。这些李某知不知道巫青未得而知,但对于一个艰苦创业的残疾人,何况平时自己啥不得花一分钱,一天之内损失一百多元,那种心痛谁人能理解呢?当时机关干部的工资每月也才只不过几十元啊!巫青创业的路是多么艰难啊?

回忆自己创业的过程,巫青心理感慨万千。他说,自己十几岁时想当科学家,二十几岁时奋斗不息,三十几岁想做企业家,雄心勃勃就想干一番事业,现在已经四十几岁了,就随缘吧。当然,他诚奉一点:成功主要靠自己勤奋,巫青正是按着自己人生的目标,艰难前进的,

 

三、一本旧书改变他的一生

我们在巫青的服装加工厂,看见工作间掛着的全都是由他设计的演出服,那款式之多真让我们眼花瞭乱。这里面有民族服装、古装、交谊舞服、婚纱、晚礼服、老年人运动服、学校演出服、体育运动会的各式出场服等。许多人通过别人介绍,舍近求远来找巫青做演出服,因为巫青能够替她们设计让她们满意的演出服,让他们在舞台上能一展自己的风彩。来者只要你讲清你想做什么样款式的服装,巫青就能按要求依样画出,修改到来者满意为止。

我们问巫青,为什么会从维修行业转到制衣行业上来?巫青说:主要为形势所迫,当维修行业肃条,没有生意时,就会迫自己转行。他的制衣厂办了10年,1995年才改为专做演出服。接着巫青又告诉笔者,他学会做衣服要感谢一本旧书呢?下面是他为我们讲述他学剪裁的过程。

1976年7月,巫青初中毕业后在家里待业。他父亲在澳头镇供销社工作,经常把一些有用的废纸、旧书带回来。巫青也喜欢在旧纸堆里找书看。一天,他看到一本上海服装剪裁的书,里面新款的服装模样深深地吸引了他。他如获至宝。不停地看,反复地看,反复琢磨,干脆就找些旧纸按书里面写的样试剪裁起来。光是用纸剪觉得不过瘾,如果有布料让自己学就好了。当时国家配给每人定量布票一丈三尺六寸,仅可做一套衣服,哪还有余布呢。想着想着,巫青看见墙角拄着两把雨伞,是他亚舅从香港带回来的。巫青眼睛一亮,就把雨伞拿下来,用剪刀把伞布拆下,把伞布在桌子上摊平,他就学起来了。亚妈回到家里,见家里唯一的奢侈品被巫青毁了,她心疼得不得了,就大声地骂:“亚青,你这个败家仔”。巫青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他一声不吭地坐着,任由父母骂。亚妈虽然骂了儿子,但当他看到亚青做的那件衣服,一点也不比成衣社做的差,心里又高兴起来。以后,她逢人便说,她儿子会裁衫会车衣服了。这以后,巫青学剪裁衣服的兴趣越来越浓,他还经常跑到成衣社去看人家车衣服,看他们如何裁衣服、如何车衣服,那袖子那衣领是怎样缝合的。

一天,巫青的亚姨来家做客,亚妈又向她讲起亚青会做衣服的事。巫青亚姨听说外甥会做衣服,心里很高兴。当年澳头只有一间成衣社,做衣服要很久才有得取。既然亚青会车衣服,何不把自己儿子的衣服让他做呢。她就问:“亚青,你帮亚姨做一套小孩衣服好吗?”其实巫青还没真正做过一套衣服呢,心里很想试试,就认充下来。

第二天,他阿姨把一块斜纹沙卡布料交给巫青,还带来巫青表弟让他量过尺寸。衣服做好以后,表弟却穿不进去,原来是做窄了。巫青这才知道自己在下剪时没有把尺寸抛长抛宽,就按量好的尺寸下剪,经折边折骨,做好的衣服肯定“缩水”了。有了这次教训,巫青做衣服就有长进了,就有许多人拿衣服来让他剪裁加工,这些都是自己的家人和亲戚、好友的“来料加工”,都没有收钱。再说,因受布票的限制,也没有多少衣服好做,巫青把主要的精力放在刻章、修理电器、照相等生意上去。

1984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南方的每一个角落,当时属惠阳县管辖的大亚湾,每天都能见到大片土地、荒山、海滩被开发。1990年维吉尼亚商业集团和子公司熊猫汽车公司等先后在此落户。在离澳头港5公里的小山坡上,一时车轮滚滚、机声隆隆、高低不平的山坡眨眼间变成一马平川,澳头一天一个样地在不断变化着。不久,英荷壳牌公司和中国石油总公司一个投资40亿美元的石油化工项日又诞生在大亚湾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可以说,生长在大亚湾的每一个子民都为此而感到骄傲。巫青更是感到机会在向他频频招手。

那时巫青从事的电器维修业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它似乎不再追着潮流走,生意越来越不好做。1984年,不断有人来找巫青订做衣服,而且一定就是成批,巫青不得不停下他的维修、照相生意开始筹划办制衣厂。

巫青把自己挣下的一万多元钱拿出来,又向别人借了5.6万元,买来二十台机器,请10来个工人,就这样办起了制衣厂,专门生产、加工女装裤。生意做起来后,比他想象的要好,第一批生产就赚了两千元,第二批赚了三千元。十年后,经过他的努力、拼搏、除向国家缴税,他也赚了二三十万元。

可是形势的发展是很快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10年以后,由于制衣行业太多,他的制衣行业被迫又从高潮转向低潮,他的事业又一次面临困境。

1995年的一天,巫青正坐在办公室看一份生产报表,外面来了一位年轻女子。她向巫青介绍说自己是淡水歌舞厅的歌手,想请巫师傅做一套演出服。说着从一个袋子里拿出一套晚礼服要巫青照样子做。巫青不答应,他说自己从来没有做过演出服,怕做不好。那位歌手坚持要他做,并答应给高价800元。无奈之下,巫青只好承接下来。巫青当即拿出纸笔,把那套衣服的样画下来,又按她的要求进行修改。三天以后,那位小姐来取演出服,试穿以后,觉得十分满意。此后,她所有的演出服都拿到澳头来让巫青设计制作并把自己穿的演出服介绍给她的同事、朋友。就这样,巫青做的演出服就传出去了,接的生意也越来越多。他亲自设计、亲自去外地采购布料,工作非常辛苦。他干脆结束制衣厂的生意,在淡水镇租了一间有门店面的加工厂,专职做起演出服来了。他一发不可收拾,一做就做到现在,还在惠州开了一间分店。

巫青设计的演出服大方、新潮、倍受演出界人的青睐。省内许多演艺人,来请他做演出服的络释不绝,又为巫青的生意带来了勃勃的生机。

巫青每天淡水——澳头二十来里路来回跑,对行动不便的他来说确实辛苦。1996年他买了一台丰田牌自动档的小骄车,自驾车上下班。每当他坐在驾驶室的位子上,打火、挂档、放开制动器,车子跑起来了,他就有一种自豪感在心中荡漾,车后扬起一道残疾人自强自立的亮丽风景。

巫青做演出服的名声越来越大。2000年5月1日,全国第一届残疾人举行技能比赛,省残联特别通知巫青参加。在广州的比赛现场,巫青按照大赛要求,设计的一套男西装,赢得大赛第一名,5月10号去天津参加总结赛,获得第六名。

 

四、爱情回想曲

巫青年轻时渴望爱情,但又不敢想爱情之花会向他开放。刘三姐和阿牛唱山歌,世上只有膝缠树,谁人见过树缠滕。可是巫青偏偏喜欢“树缠滕”。他与女子交往,从来不敢向对方提出婚恋之“妄想”,即使自己再中意,他也不敢提,原因是:自己一个残疾人,别人看得起吗?他总是有自卑之心,即使有鲜花在他面前开放,他也不敢伸手去摘。

如—个女子,她挑选丈夫,假如她的面前有两个人任由她选择:—个是大个子男人,一个是残疾人,这女子肯定会选大个子。但假如这个大个子是傻大个,而残疾人是聪明人,她肯定会选择聪明的残疾人。

巫青总认为自己是个残疾人,对爱情没敢抱多大的希望。亚妈看到事业有成的儿子,更紧张他的婚姻大事,所以亚妈就经常让人为巫青“算命”、“排八字”。所有为巫青算过命的人和排过八字的人都说,巫青的命是“先苦后甜,会花钱也会使钱。他将来会娶到一个好老婆,生下一大堆儿女……”。

亚妈对这些话半信半疑,当然她知道儿子是个既孝顺又勤快又肯动脑筋的人,将来肯定饿不死。巫青很顾家,自己赚到的钱除去费用,都往家里交,像他这么好的儿子怎么会娶不到老婆呢?而巫青的朋友都说巫青天天都在走“桃花运”,因为巫青的身边天天都围着许多姑娘。

因为巫青是个能人,会修理电器、修理手表、会照相、还会做衣服,在澳头还真的挑不出第二个这样的能人。许多女孩子就时不时来找巫青,让他修理手表、照相、做衣服,偶尔也沾沾巫青的小便谊。巫青也很乐意为她们做事,很愿意给便宜他们沾。因此表面看来,他身边围着许多貌美漂亮的姑娘。

一次,巫青认识了一位在饭店工作叫亚平(化名)的女孩子。亚平经常来找巫青,或照相、或修手表、修表练等。姑娘坐下来,边看他修理一边和他讲话。巫青觉得她讲话很合自己的心意,慢慢地,他也就越来越喜欢和她讲话了,俩人讲话越来越投机。有时隔几天不见亚平来,巫青就会觉得自己少了什么,老是盼着她来。盼着盼着,她就来了,她来了以后,巫青心里就快乐起来。后来彼此已经非常熟悉,有时候巫青也会去亚平家玩,去为她弟弟照相,车衣服。渐渐地巫青觉得看自己很喜欢她,他在心中种下了一颗爱的种子,他觉得亚平就是他心目中的姑娘了。亚平人好,相貌好,又有工作单位。最主要的巫青从母亲的态度也揣摸到她对自己有好感。每次他们坐在一起交流,总是亚平讲话多,而巫青偶尔插插嘴,偶尔笑笑。亚平来的很频繁,来到总是让巫青帮她做这做那。即使俩人讲得来,巫青也都不会轻意向女方表示自己的爱慕之心。因为他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恋人,况且自己是个残疾人,他会看得起自己吗?万一人家真的单是来求他做事的呢?

作为亚平姑娘,她若真的看上巫青的聪明能干,而男方不提,姑娘好意思开口吗?

他们就这么一直相处了一年多,好几次巫青都在想,自己已经22岁了,找个爱人也是时候了。但自己是个残疾人,爱能降临给他吗?他又一转念,告诉自己要用理智的头脑来战胜一切,要用事业来激励自己,把爱的念头丢到汹涌澎湃的大海中去……

巫青向笔者介绍他年青初恋的心态,觉得当时非常可笑。笔者问他:“你和亚平后来怎样了?”巫青说:“那是激情燃烧的岁月,燃烧过后就过去了”。他后来也不知亚平去了哪里,他再也没见过她了。

巫青靠自己的聪明和智慧,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创造出一个崭新的世界。爱之神特别钟爱聪明勤劳的青年,上帝终于赐给他一个幸福美满的家。1987年,巫青28岁,经人介绍和龙川姑娘叶小平结婚了。叶姑娘端庄、美丽,1.6几的身材,长得秀气可人。她和巫青结婚后,帮丈夫打理家务、管理业务。有了妻子的帮忙巫青的事业如虎添翼,日子过得更加甜美、有滋味。现在,他们的儿子已经18岁了,长得1.78米,正在读高二;女儿16岁,也有1.6米高了,还在读初中。每看到一双长得高高大大的可爱的儿女,巫青对我们说,心真比吃了蜜还甜。他的人生路确实是先苦后甜。巫青的甜是用辛勤劳动换来的。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化部网站 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网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