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纪实文学】当你老了(中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二)
作者:白雪(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8-07-05 18:00:51

  

他山之石

 

再过10,随着我国人口年龄两级分化,从事这项低工资、有风险行业的人必将越来越少,它会影响到一些已经初具规模的养老机构的生存和发展。国外的经验是通过提高养老机构的门槛,提高从业人员的薪水待遇,培养和吸引更多的专业人才和有志者参与其中,做好做大养老这块蛋糕的。

1、惬意的新西兰老人

新西兰的朋友Jeffrey Song得知我在关注养老问题时,非常热心地为我收集了不少本国及欧美国家的养老信息,通过电子邮件发来新西兰老人的养老资讯。从他那里了解了新西兰养老金制度的综合情况。新西兰人无论退休前从事哪项工作,65岁退休时,都可从工收局领取数额相同的养老金。朋友说:我们新西兰总理退休也和普通的老百姓待遇一样,没有任何特殊。如果说有特权的话,是对那些参加过战争的复员军人和残疾人及部分高龄老人,他们的养老金略微高过普通百姓一些。

朋友特意发来微生活资讯平台的介绍:“新西兰的养老金制度规定,不管是新西兰本国公民,还是有永久居留权的外国人,只要年龄满65岁,在新西兰住满10年,就有资格申领养老金。在新西兰居住10年以上、30年以内的则按全额养老金的一定比例领取。新西兰的养老金条例规定,养老金的金额不能低于社会平均工资的 65%,近两年每月约折合人民币6500元左右。尽管它的数额相对于社会平均工资略微偏低,可老人看病、坐公交车、火车、轮渡都不用花钱,养老金足以保证吃饭、旅游和有一定质量的生活。”新西兰的养老制度充分体现了人人平等。

在新西兰,老人很少与子女一起居住。Jeffrey Song是这样描述的:两代人的生活习惯不同,住在一起会影响双方的生活质量。虽然一些华人家庭还保留着同住的习惯,但与在国内也有很大程度的不同,年轻人有自己的生活,彼此都会给对方留足空间。

还有一个较大的不同是,在新西兰鲜见有儿女因照顾老人请事假的。因为老人在生病住院期间,根本不允许病人家属参与。我们来新西兰比较久,母亲住院时,我只能在规定的时间去探望一下,绝不允许在医院久待,那会影响医院治疗的。病人的吃喝拉撒及护理全部都由医院专业护理人员负责,包括洗澡、换衣、喂饭、端屎、尿。子女去了也插不上手,医院也不允许家属为病人做事。病人的营养餐都是医院根据其身体需要提供的,因此也不存在子女照顾。”

医院为住院老人的子女解除了后顾之忧,对居家养老的老年人,社区也会给予同样的帮助。当老人生活有障碍时,社区中心的工作人员和义工会定期上门帮助老人洗澡、购物,医学护理等。年龄再大一些的老人,他们大多会选择养老院。

新西兰的养老院分退休村和医院级养老院两种。生活完全可以自理的老人入住在退休村,里面配有注册护士、护理员及必备的医疗设备等。每位老人住一间独立的房间,生活既方便安全,又保护了隐私。医院级的养老院则实行全包。新西兰老人有健全的养老制度做保障,不存在老无所养的问题。即使一天没有工作过的流浪汉,到了65岁同样享受政府提供的退休金。

而我国的国情有所不同,养老金的分配差距较大;农村人口与城市人口的收入差距大;经济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的人均收入悬殊;体制内与体制外的收入差别大;养老资源分配不均衡;改革之初几千万下岗工人缺少养老保障等等,一系列的矛盾和问题严重制约着我国养老事业的发展。

 

2、享有老人天堂美誉的加拿大

加拿大是众所周知的“从环境到福利都最适宜养老”的国家之一。因中西方观念的差异,加拿大子女一般不赡养老人,也不推崇家庭养老,而绝大部分老人会选择卖房养老。因养房需缴高昂的地税和杂费,足以耗尽其养老金,所以多数人选择卖房住进有各种福利补贴的养老机构。因中西方文化差异和观念因素,华人仍多以居家养老为主。笔者在加拿大期间,专程走访了温哥华的几家养老机构。

Sunrise Senior Living林恩黎明养老公寓,是一座为当地居民办的私人养老机构,每月大概要3600元加币,如需特殊服务,如喂饭、洗澡等,每次额外再加收费用,据此推算,一年下来需要约30万元左右人民币。它是一家适合高收入群体的养老机构,不具普遍性。后来又通过上网查询和朋友介绍,得知在有40多万华人常驻人口的温哥华,专门为华人开设的养老机构有李国贤护理安老院和另一家私人养老院。

2014528日一大早,笔者便乘坐公交车按预约时间来到坐落于唐人街(China Town)的中桥护理服务协会所辖的李国贤护理安老院,探访了这家养老机构。进门是一个约有100平方米的接访大厅,靠着右边墙摆了长长的,弧形柜台似的办公台,几个工作人员头也没抬地紧张忙碌着。一位长相靓丽的华裔女孩热情地对我说:先坐下稍等一会儿,经理还在忙!。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在左侧的沙发上坐下,开始四下打量。两个华人婆婆和一个中年女士三人面对面站在柜台前,正在用流利的粤语交谈着,不时还夹杂着英语。中年女士中等个头,身材保持得很好,腰板笔直,肤色白皙,一头花白的短发,显得精神利落。她操着港式粤语,柔声细语地跟两个婆婆不停地解释着什么,还带着手势。不一会儿,三人都开心地笑了。她送走两个老人,转身径直向我走来,她即是社区服务经理(Manager, Community ServicesJenny LoR.N.在她的带领下参观了整个护理安老院。

这是一家由已故的香港华人富商李国贤私人投资,为温哥华华人创办的安老院。它是一个由政府控制、专业化程度极高、管理非常规范、收费合理、规格较高的养老机构。工作人员的门槛、老人的入住资格及政府的审批程序都相当严格。从业人员享受着政府财政支付的高薪和较好的福利待遇,在加拿大属于高薪阶层。仅这点看,恰好与我国的从业现状完全相反。

加拿大的养老机构分四个等级,最高规格称为“护理安老院”。入住者为完全丧失独立生活能力的老人,需由护工24小时照顾。这类养老院费用全免,既有公营的,也有教会等机构办理的私营机构,均享有政府补贴,配备的护理人员收入丰厚且有保证,并有大量义工协助。它的设施、设备和各类服务堪称一流,是老人的乐园。加拿大政府将入住居民的养老金直接全额拨到护理安老院,不需再交其他费用。

但条件优越的李国贤护理安老院只收温哥华中心地区的居民,其他省份的一律拒收。凡是温哥华区的加籍华人居民,申请入住的老人首先向社区提出申请,并提供详实的个人资料,报到护老院,经过政府严格审核打分,符合条件的方能获批入住,政府会将入住者的养老金(平均580加币)自动划入护老院,不需再额外缴费。符合条件者需自动排队,整个过程公开透明,不存在走后门和插队现象,一切按程序走。因该护老院床位仅有130张,有时老人会排好几年队,没有任何通融。也有申请人因身体等原因至死也未能等到一席之位。

在加期间,朋友 Susan不仅为笔者介绍了加拿大其他三种形式的养老机构,还做了说明:除了你看过的护理安老院,我们还有 “老人日间护理”、“辅助生活房屋”、“老人公寓”三个等级的养老机构。“老人日间护理”入住者是生活基本能自理的老人。他们白天在护理中心参加各种活动和护理,中心除提供营养午餐,还提供康乐活动、健康监察及医疗讲座,有护工全天候照顾,晚上回家住。“日间护理”每天收取一定费用,我们卑诗省是29加元,约合200元人民币。

“辅助生活房屋”的养老对象是那些能够自理、集体居住的老人公寓。政府为公寓配备专职护士,每天24小时值班,社区医生会定期巡访,并为住户提供1小时的医护照顾。如有老人身体状况恶化,会随时被转送医院,之后会酌情被安排去上两级的老人院。房屋局会支付辅助屋的部分租金,住户需要交税后收入的70%作为租金,低收入人士会享有特殊的优惠。

最普通一级的是私营的老人公寓,凡55岁以上的老人可申请入住。房租较低廉,在卑诗省一室一厅每月300加元,约合人民币2000元左右。公寓享有一定的政府或非营利机构的补贴,公寓里各种运动设施一应俱全。但当地私人护理人员的费用非常高。

很值得一提的是,加拿大几个等级的养老模式首先是保障到位,其次是监督到位。它及时规避了风险,杜绝了恶性事件的发生,确保了老人可以安享晚年。这恰恰是我国养老体系所缺少和亟待健全的关键部分。

 

3、居家养老的日本模式

从历史上就与中国有较深的渊源日本,养老状况也与我国有许多相似之处,它是以国民年金(养老金)、医疗保险、介护保险三重保障而全面实施的。因为日本的居家养老制度和政府的援助政策相对完备,国民70%以上的老年人选择居家养老。

日本居家养老是以护理保险制度为基础,做得好的城市由当地政府出90%的费用请护理人员上门服务,老年人只需负担10%的费用。

当日本公民进入65岁以后,政府会为老人提供一项特别的福利:首先会给他一笔钱,用于居家养老的个人住宅改造,以创造一个适合于老年人生活的环境。如家里各处要装护手,厕所要进行适当的改造,要添置老年人专用的浴缸等等;其次,老年人购买轮椅、手杖、护理床等,90%的费用由政府承担。政府每年还给老人提供用于购买尿不湿等老人护理用品的资金;其三是日本政府根据老人的身体健康状况,作出护理等级的评定,然后根据不同的等级,支付给不同金额的护理保险费,主要用于请专业的护理人员来家里帮老人洗澡、打扫卫生、按摩,甚至做饭等。

有些地区的政府还有一项特殊的“安危确认制度”,专门针对居家的孤寡老人。可以随时掌握老人的健康状况、有什么需要、是否还活着。这一项确认制度由政府联系公共事业部门或者企业来共同实施。如电力公司、自来水公司、煤气公司的抄表员、快递公司和邮局的快递员、还有各报社的送报员等,他们兼有巡视任务,如果发现订的报纸有好多天没人取了、白天也一直亮着灯等等,必须及时向指定的政府部门报告,以防止孤寡老人遭遇意外。这样做避免了老人死在家中多时才被发现的悲惨结局。

日本大阪市中央区还向老人们提供一些特殊的服务 ,给区内的老人分发了一种塑料密封瓶,瓶子里装进两张表格,一张是发生意外情况时的家庭成员联系表,另一张是急救信息卡,上面有老人的健康保险号、血型、患有的疾病和正在服用的药物等重要的急救信息。这两张表格装进密封瓶子后,统一指定放在冰箱门上的储藏格位置,并在冰箱门外面贴上提示标志。独居老人一旦发生意外,只要还能拨打急救电话就行。急救人员上门后不需要过多询问,只要找到这个密封瓶子就可以对老人进行救助。

当然,随着日本国老龄化程度的日趋严重,民众养老主要还是靠自己。因日本的保险制度比较完善,大多数人靠卖保险养老,买得多,老了收益就多。不少因收入不够的老人,70多岁了还要出去打工挣钱,维持养老。

 

4、专业化散发的光芒

温哥华的李国贤护老院虽属私人投资,但由政府管理,并严格按18比例配备了专业的医生、护士。他们全都是取得了护理专业资格,再经严格考核的注册护士,其考核难度如同我国公务员的公招。他们每天分三班全方位护理老人。除了护理人员,还配有营养师、专业厨师、药物师、护理员、心理咨询师、服务员等,这让笔者非常意外和佩服。每周还有来自社会各界的义工。

李国贤安老院里有各种健身器材和恢复老人肢体功能的康复器材,令人目不暇接。还配有不少功能室,我用心记下的有洗衣房、消毒房、心理咨询室、放映厅、活动室、牙科诊所、理发室等。在不能自理老人的洗澡间里面,安装了便于工作人员操作的躺式盆浴和坐浴。在通往各处的走廊里,墙四周约一米高的地方全部镶有木制扶手,方便在此行走的老人随处可有依托并作片刻歇息,还可防止老人意外摔跤。人性化和专业化服务随处可见。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没有专业资格的义工和慈善机构人员都不允许接近老人肢体,包括给老人喂饭、梳洗,搀扶、康复等方面的善意服务,这一规定非常严格。义工只能做些间接的服务,如在三个园区参观时,各园区的外观装饰都很特别,进桃园区就像进了桃花源,一大颗人造桃树上桃花夭夭,色彩艳丽;进松园像进了海洋馆,整个迎面的墙上是一幅海底生物油画,游动的鱼栩栩如生。Jenny告诉我这些画全出自义工之手,是UBC的大学生利用假期来为老人们画的,他们不取分文报酬。那棵桃树及各园区里的许多装饰也都来自社会各界的捐助。但是,所有来这里的义工是绝对不可以直接跟老人接触,以免给老人带来丝毫闪失。与新西兰对失去生活自理能力老人的专业化护理可谓同出一辙。

温哥华安老院护老院的从业人员必须有专业资质,还要经过严格考试,这些都是政府行为。参观中一个难以忘怀的场景至今令我记忆犹新:在经过一个约有100平方米的小型放映厅时,里面有十多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男男女女都歪垂着头在打开的电视屏幕前睡觉。我很诧异,问Jenny为什么不让他们回房间睡呢?她很肯定地回答:不行!现在是饭后集体活动时间。他们都是阿兹海默症患者,要让他们有规律地生活。即使现在打会儿盹,也比让他们在房间一直沉睡好。我们不能让他们独处,那样会加重病情的。一会儿会有人叫醒他们参加集体活动,一般都是康复性的活动。

突然,从角落里传来一声“村长好!”,声很大,吓了我一跳。原来那里坐着一个80来岁的老人。他问完好就继续低下头玩手指。Jenny说:你好!没有看电视吗?他只是笑笑。又问他“记不记得我叫什么名字?”他笑答:村长!还用手指指我说:她不是!我们无论在走廊还是房间里,很多老人看到Jenny都远远地打招呼:“村长好!”或“很高兴看到你!”从那一张张满是皱褶的脸上流出的笑意里,我感受到老人的情感是发自内心的。但“村长”一词让我疑惑,以为听错了。Jenny微笑着解释说:“为了让老人有家和生活在花园里的感觉,我们把安老院三个区域都以自然园林命名:松园、桃园、群芳苑,实行花园式管理。我负责松园,不让大家叫我经理,统一叫村长。”听罢不禁有些感动。说话间,有老人陆续抬头或睁开眼睛,继而又睡去……

我国绝大多数地区的养老保障水平、社区和专业化服务都还远远跟不上。医养结合的路还要走很长很长。

 

(本文分三部分连载,明天续登第三部分。)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化部网站 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网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