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散文】我的“傻”公公
作者:范恒(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8-07-27 16:02:54

  

四年前一个很平常的早晨,我刚走进办公室,包还提在手里,就接到大姑姐的电话,“我爸走了!”她哽咽着说。

“什么时候的事?”我心里一惊,问她。

“就在刚才,走得很平静。”

接着我就听见电话里传来婆婆撕心裂肺的哭声,我听出,那是压抑很久的爆发,那哭声不仅有对公公离去的悲痛,也有对命运多舛的哀嚎。

说实话,公公去世,我没有那种割心的疼痛,毕竟没有养育之情。虽说对他的离世有心里准备,但仍然没想到有这么快,那么健壮的身体如此不堪一击,未能逃脱病痛的魔掌。我坐在椅子上发呆,回想起公公生前的点点滴滴,记忆一下子就把我拉回到十几年前。

我和先生是婚后才回去见他父母的,在路上,先生看似随意,实则很认真地对我说:“我爸爸头部以前受过重伤,脑子不是很清白(糊涂的意思),如果他说错什么话,你要多担待。”

我没在意,笑着回他:“不是说婆媳最难相处么,还是说说你妈吧,今儿丑媳妇要见婆婆了!”

公公是一个国营煤矿工人,从部队转业到煤矿,一直干到退休。在煤矿黑洞子里,公公救过许多同事,因为这个还好几次被评为劳模。在不见天日的煤洞子里倒下一个又一个的煤矿工人后,他还“完好无缺”的干到了退休,这也算是个“奇迹”。煤矿的危险,我不是从公公嘴里知道的,而是从《平凡的世界》里得知,那是一个在生命边沿跳舞的职业。

公公一辈子最引以为自豪的事,就是作为技术工人被派往非洲支援煤矿开采,这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也算是一件“光宗耀祖”的大喜事,出国开了眼界。据说,在他们那个一百来人的小村庄,他是第一个出国的,这给“傻”公公一辈子吹牛炫耀增加了资本。

这次出国,公公还干了一件与我这个未来儿媳妇有关的事,他在坦桑尼亚买了三根金项链,送给婆婆、大姑姐和未来儿媳。大姑姐把自己那根弄丢了后,婆婆就把未来儿媳的那根给了大姑姐,后来大姑姐还是弄丢了。

这件事是公公给我“告密”的。我找先生证实,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还开玩笑问婆婆讨要过。

初见公公,印象极好。他整天乐呵呵的,脾气很好,婆婆常常大声吼他,他也不生气。每次看见我,总是笑眯眯,不叫我名字,而是喊“爱媳妇”,常被婆婆和邻居们笑话,说他是“烧火佬、扒灰佬”,他也不在乎,依旧叫得热烈。

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喜欢说话,说什么不重要,就是逢人便说。他喜欢给我讲故事,讲得最多的就是他出国的故事,其次就是喜欢谈历史。我发现,家里人都不怎么认真跟他说话,也不把他说的话当回事,或许是听多了,或许是可信度不高,反正他说他的,别人爱理不理。

没几天,我就明白他说话别人不搭理的原因了。一次,他和我聊起古代的四大美人,我随口问他,古代有哪四大美人?他说是西施、貂蝉、杨贵妃和江青,“什么?江青!”我很惊讶地问,江青啥时候变成古代美人了?她可是现代人呐!先生扯了扯我的衣袖,说“知道了吧,他就是乱扯,你不要当真。”

这以后,我和别人一样,也很少再认真听他说话,在心里对他也不那么“尊敬”了。久了,我就知道,他说的都是一些嗦话,一件事,重复说,不停地说,没任何意义。但是,我的不在意,他是不知道的,还是一如既往地对我热情不减。

有一次,我随意说了一句,小时候的豆干子很好吃呢。第二日一早,我还没起床,他到镇上已把豆腐买回来了,中午亲自下厨,把豆腐两面煎成金黄,大声叫我去品尝。别说,公公厨艺不好,豆腐却做得不错。往后,只要我想吃什么,他必会想方设法弄回来。因为我的“好吃”,还导致发生了一件“中毒”大事故。

那时我怀孕在家待产,胃口不是很好,念叨着想吃虾子。当时正值冬天,要吃虾子不容易。婆婆听说有一种药,放在鱼塘里,虾子就会自动爬到岸边,又不会伤害鱼。那时公公还没有退休,每个周末会骑自行车或坐班车赶回家。他听婆婆这样说后,也没细问,第二日一早,跑到镇上去买了虾子药,放到邻居承包的鱼塘里,到下午时分,鱼塘里的鱼几乎全翻了白,邻居找到我家,对我婆婆说:“老卢在我塘里放了什么药?虾子一个不见,把鱼全部毒死了。”

婆婆急急忙忙跑到鱼塘去看,水面上浮起许多翻白的鱼,她厉声问公公:“你放的什么药呀?”

公公老老实实去找回药瓶子给婆婆看,原来是“敌敌畏”,婆婆气得把药瓶子丢了几丈远,把公公大骂了一顿,说:“这哪是虾子药,这是毒药。”

公公低着头,象犯了错误的孩子,一声不吭地回了家。最后赔了一千多元才算了事。

虽然不是我犯的错,虽然婆婆没有责怪我,这件事却是因我而起,我很内疚。公公因为我,被婆婆训得“体无完肤”。但是,公公从始至终没有后悔去干这件事,临去上班还笑呵呵,手舞足蹈、心无城府地对我说:“虾虾没得吃了哦!”见他那样快乐,毫不介意被骂的事,我才释怀,要他路上注意安全,心里不禁对他多了一份同情和歉疚。

公公干的傻事,家里每个人都能随口举几个例子来,婆婆更是可以数落一箩筐。

有一次,婆婆给他400元到镇上买化肥。在一家化肥店里,公公拿出200元给店主,店主说是假的,要公公换,公公就拿出一张新100元给对方,店主又说是假的,再换一张也还说是假的,结果400元全被掉了包,还吓唬公公说,使用假钱要报警,把公公吓得赶紧跑了回来。化肥没有买成,400元却全被换成假钱,还责怪婆婆给的假钱,始终不相信是人家掉了包、坑了他。

退休后,他应聘到长沙一家羊奶厂送奶,不到一个月,他就被厂里“开除”了。因为他看见羊奶是一种粉掺水泡的,厂里一头奶羊都没有,哪来的羊奶。所以,他每到一户人家送奶,就告诉客户,这是假羊奶,结果,一段时间后,凡是他送的客户,都给他送没了。厂里发现后,要找人“修理”他,最后还是亲戚找人才摆平此事,我的“傻”公公被开除回来还不服气,要去找厂长理论,一定要要回半个月工资,还嘴犟说:“我要去举报他们,他们做假奶!”婆婆拖住他,没被厂里索要赔偿和被“灭口”就算幸运了,你断了别人多少财路呀!

每到关键之处,婆婆的精明都能“力挽狂澜”,及时拉回“傻”公公。在众人眼里,婆婆的精明和公公的“傻”形成鲜明的对比。

婆婆一直在我家带孩子,公公留守老家。女儿8岁时,婆婆因她的婆婆病重,公公不方便照顾,不得不回老家照顾。于是,人员调换,婆婆回去,公公过来帮我照顾孩子。说实话,我是不愿意公公过来的,都认为他是来帮倒忙的。

公公来了后,主动承包全部家务活,拖地、扫地、洗衣、做饭等,即使我和女儿都嫌弃他做的菜,他也不泄气,既不“虚心”改进,也不“罢工”,自做自吃,女儿经常撅着嘴巴说“爷爷你做得菜太难吃了!”不管我们喜不喜欢,他乐此不疲,做得兴致勃勃。

他每天的工作除了接女儿放学,还接我下班。

每天我下班,他必会手提一壶茶水,站在火车站出站口等我下班,一见到我,立马接过我手中的包,笑眯眯地说“爱媳妇下班了,辛苦了呀!”开始,同事以为是我父亲,当知道是我公公后,都觉得好笑,哪有公公接媳妇下班的,太稀奇了!我不要他来接,他不听,毫不理会别人的嘲讽,照接不误。

公公刚得病时以为是腰椎间盘突出,只是找些膏药贴上,贴了好久不见好,才到大医院去看,折腾了好几家医院,都没有查出病因,

当最后诊断是骨髓癌时,我立马请假,带着女儿回去看他。

那时医院已经不接受他治疗了,抬回家里,婆婆用中药和土方治疗。曾经高大健壮的身体瘦得只剩下几十斤,一床薄薄的被子盖在身上,显得空空荡荡。他看见我,很艰难地笑了笑,用很微弱的声音对我说:“回来了!”然后,闭上眼,豆大的泪珠从眼角滚下来。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公公流泪。我知道,他伤心的不只是自己即将离开人世,还有那个说不出口的原因。这个一辈子别人都认为他傻的男人,实际并不是很傻,他只是把疼痛埋到心灵深处,让别人看不见罢了。我也忍不住伤感,心头一酸,眼泪夺眶而出,这世界,又一个真心待我的人要永远离开了。我替他掖好被角,说:“您不要着急,病慢慢会好的,我会常带女儿回来看您的。”

次日,我跟他道别。“我要死了,我等不到你回来见最后一面了。”公公边说边在枕头底下摸出一个布包,从里面拿出一沓钱,递给我说:“这些钱,是我留给源缘的,要她好好读书。”我推开钱,坚决不要,安慰他:“您会好起来的,不要胡思乱想。”

“我好不了了,你不要安慰我,你要带好我的宝贝孙。”他拉着我的手,还是和从前一样温暖,只是瘦得只剩皮包骨头了。他说话很吃力,最后嘴巴又嗫嚅了几下,想说什么又没说出口,我知道他想说什么,立马对他说:“我知道了,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力的。”立马转身,逃也似的离开了他的房间,泪流满面。

这一别,不到一个月,我就接到了公公去世的噩耗,他真的没能等到我回去给他送终。

公公一辈子“傻”, 却对我是呵护有加。公公一辈子“傻”,却对自己的归期算得很准。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化部网站 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网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