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散文】花草有相逢
作者:张燕明(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8-04-15 22:27:27

 

春节长假后回来上班,发现我搁在单位大院里的绿植旁边,多了几盆月季花。锯齿的绿叶,粉红的花,水分不足的缘故,略有点蔫。打了小半壶水,哗啦啦淋过去,附带着周边的绿草,也分享了雨露。麻砖石上,原本绿油油一片——绿萝、虎斑兰、吊兰,如今添了几抹粉红,像是一群寂寞已久的汉子,猛不丁招来了几个妹子,一时间,显得格外纷攘热闹。

我酷爱那些花花草草。穿行在钢筋水泥的都市,一抹盎然的绿,几瓣鲜妍的红,那样纤弱,却有着瞬时让你的心变得柔软的力量。爱去的咖啡馆或者小店,必定有看似不经意,实则匠心独运的花草排布:锦屏藤、爬山虎或者西番莲,密密麻麻爬了红砖墙,窝在舒服的布沙发里,透过落地玻璃,望得见外面几丛单竹与两株桃花并立,苏铁们手牵着手,角角落落里,铜钱草、三色堇与番薯藤挨着挤着,毫无违和感……

喜欢归喜欢,却总养不好。

院子里那几株绿植,原本是摆在办公桌上的。电脑旁边,左一盆绿萝,右一盆虎斑兰,邻近的架子、保险柜上,再搁置些吊兰什么的,枯燥、冰冷的办公室,顿时变得有了生机。长期对着电脑,白屏黑字地敲敲打打,间歇时,抬头望望那一抹绿,也算一种调节与休息。然而,大概是因为我只浇水疏于加肥的缘故,它们的日子显然并不很滋润。渐渐失去了最初润泽的光彩,甚至变得瘦弱稀疏。一次长假过后,那盆绿萝干脆叶枯茎衰,彻底“罢工”了。不得已,我只好把它的坏叶全部剪去,留下一两片残绿,换了水,搬到户外,搁在了院子里草地上的一块麻砖石上,期望它汲取了天地灵气,能够起死回生。其它几盆呢,也跟着一块去做了伴。

果不其然,这些日子,也只是浇浇水而已,但那盆濒临死亡的绿萝,却一天天长出了新叶,它的“姐妹”们呢,也显而易见地,一天天绿起来、肥厚起来。早晨路过,望见它们沐浴着晨曦,叶片上滚动着莹莹的露水,我便也欣欣然,一天都有了好心情。工作的间隙——上厕所、倒茶水的工夫,不时拐过去探望一下它们,蹲着,理理枯叶,或者,就看看。

搬新家的时候,起先还踌躇满志,找了擅于花草之事的阿志阿布兄弟,筹划着在入户花园、房间、阳台,甚至浴室,在各个角落,种上各类花草,营造我的都市田园梦。然而,我亦知道,有许多事,仅仅只有喜欢是不够的。像我这样每天六点起床给孩子做早餐,晚上十点把地板拖干净后只想窝在沙发上读书的家伙,连给自己泡杯茶都是奢侈,又哪来的时间精力和心情,去研究那些花草的习性,精心伺弄它们呢?“与其让你在我怀中枯萎,在我爱里憔悴”,倒不如放它们一条生路,相忘于江湖罢。

放弃了花草满屋的梦想,却还是忍不住一盆一盆地,往家里搬着各种植物。绿萝原本是用来吸甲醛的,换了白瓷小盆,清水养,错落挂于阳台防腐木壁上,自成风景。高及成人的富贵树,是闺蜜送的,我每天喝剩的残茶清水,临睡前浇它,还没见它开花,枝叶却也精神,让我有了一点点成就感。阳台上的花架,摆着一小盆一小盆——多肉、碧玉、葱兰、盆景小榕树,还有同事帮种的,紫色不知名植物,朝南的阳台,阳光充沛,水却浇得有一搭没一搭的,没过多久,它们就很不留情面地,统统一副面黄肌瘦的样子。据说很好养的小榕树,干脆叶落枝枯,歇了菜。野外挖回来的野菊花,天天浇水,到底没能活过来……这凋敝的场景,让我挫败而沮丧。

然而,这又有什么关系呢?眼看春节将近,听闻花市开了。我想象着一条街花红草绿的景象,心痒难耐。不过,这次我学乖了,买的水培植物,玻璃圆罐,清亮的水,绿汪汪的叶子,或紫或红或粉的花,摆在客厅里电视机旁也行,摆在卧室床头柜上也好,又干净又利落。每次看,都觉得欢喜不尽。哎呀呀,你看,幸福,其实可以这么简单!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化部网站 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网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