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散文】暴雨后的早晨
作者:张燕华(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8-01-13 23:22:03

 

广东素来虽以晴热天居多,万一变起脸来也往往让人措手不及。小暑刚过不久,雷暴天就粉墨登场了,连续几天盘桓不去。

早晨的天空灰灰的,厚重的乌云试图把太阳裹进它的棉花包,不过太阳有点像故意与乌云打擂台赛,在它后面大放异彩。东江公园那浓密的树木被暴雨打得七零八落,耷拉着枝叶活像一条饱受委屈的壮汉;修长的鹭鸟在东江上伺机捕食,鸟儿贴着地面在江堤徘徊低飞。这个潮湿得连空气都能拧出水的早晨,连一向最喜欢突出存在感的蝉也没了喧嚣的活力。

东江公园的地面上,黄色或粉色的三角梅散落一地,花瓣被一股小水流载着往低处轻轻地挪动,它吸引着我的视线随着它停停走走,如果这花瓣上能多一只蚂蚁,那这趟浪漫的旅行不是有点像现实版的《骑鹅旅行记》?不过,接下来映入眼睑的一幕使我吃了一惊:只见水泥地上横七竖八地蠕动着许多比筷子还粗的蚯蚓,长长的身体趴在湿漉漉的地面上,它们无力地抬起头,伸出肉乎乎的脖子在空中左探右探,试图分辨出哪里是干燥地带可以让它逃离;有的则已被水泡得浑身泛白。记得小时候我们会用茶麸水洗头,洗完后将茶麸水往门前的泥地上泼去,当土层下的蚯蚓受不了碱水的淹渍和没有空气的土地时,会争先恐后地钻出土来逃命,结果被男孩子们悉数捉了用来钓青蛙。而现在的地面,正像一块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海棉,这些失去家园的小生命又能去哪里安身?我感觉到自己打了个寒噤,赶紧迈开步子往小径深处奔逃。

小径两边的空地上,不少早起的人晨练正酣,篮球、太极拳剑、羽毛球……我的脚步轻快起来,一不留神差点踩到了水洼,沿途的坑洼都十分浑浊,是哪个这么不小心踩中了水窝?鞋子给弄湿了该有多不舒服?在一棵断落的枝桠上我看见有一只蝉。我下意识就伸出手准备悄悄地抓住它,看看它到底会不会叫?平时晨跑,我对蝉高分贝的噪音常常不胜其烦,没想到眼下被我轻而易举地抓到它了。奇怪的是这只蝉又轻又薄,远没有想像中结实——原来这是一只蝉蜕而己。看着蝉蜕,想起蝉的成长需要几年的韬光养晦才能出土成虫、破茧成蝉,其实它的成长也来之不易,对它的嫌恶感似乎少了些。真是一说曹操,曹操就到,这时突然从左边的树林里传来一阵蝉的叫声,但这声音没有平时的高亢,也没有平时的放肆,而是显得低沉无力。难道暴雨把它的“音箱”给破坏了?哈哈!我不禁笑出了声,被这想法给逗乐了。

“噗”地一声,一只鸟儿从林中飞出,又倏地钻入对面树林,急促而凌利的风声引起了我的注意。对了,路上有许多被暴雨冲下来的鸟巢,也许它正趁暴雨歇息的空隙做窝?鸟类做巢我还没见过,我像刘姥姥一样不由自主地跟进树林准备观察它的动静。蝉声再次响起,听起来让人感觉十分痛楚,是不是受伤了?我四处张望,希望能找到蝉的行踪。这时耳边同时传来鸟的尖叫与蝉“咝咝”的挣扎声,长时间在耳边持续响起,这是博击的声响!我终于意识到有一只蝉已成了鸟雀果腹的食品。

我呆呆地站了一会,眼前被暴雨肆虐后的狼藉、蚯蚓和蝉的际遇,让人感受到大自然中残酷的一面。谁能改变大自然?宿命论让我郁闷起来,再也不想往前走了,折转身,准备打道回府。这时,我远远望见前头有位中年男子蹲在路旁一汪很大的积水面前,手里拽着一根树枝孩童般地在水里撩来撩去。孩子玩水天经地义,但一个大男人还能生出此等童心,倒让我忍不住莞尔。

待我越走越近时,中年男子也许察觉到了我的惊讶,提着那根树枝有点不知所措地站了起来。他长得真够粗壮的,以致我从他身旁经过时,感觉得自己渺小得像走在一堵高大的城墙脚下。这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顽童!在他把脸扭开的瞬间,我从眼角的余光中发现,他的脸上居然闪现出几分羞的表情,他太有意思了!我轻轻地笑了起来,觉得整个早晨以来,遇到他是我最轻松的一件事。

走出一段路后,我忍不住偷偷地回头一望,看见中年男子又蹲了下来,他身体往前倾,眼睛一眨不眨地紧盯着水面,手里的树枝不停地在水里划来划去。哦,不对,是划一下就往对面的草地上甩一下,我的路过只是暂时中断了他爆棚的童心,根本没有让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到底有多么可笑。

他到底在做什么?我按捺不住心底那份强烈的好奇心,决定再掉头,悄悄地往他那边走。我想弄清楚这水洼到底有些什么东西?难道是昨晚有谁掉了金链子银链子?作为一个男人,他不好意思直接往兜里塞,借这些掩人耳目的行为虚晃一枪、借板过桥?强烈的疑惑让我产生了无数奇妙的幻想,甚至每往前迈进一步都觉得自己离真相近了一大步。

让我万万想不到的是,接下来眼前的一幕简直令我目瞪口呆:只看见“大顽童”伸长手臂,用树枝从远处的水洼里挑起一条蚯蚓就往草丛中甩去。原来如此!我终于明白一路上水洼为什么都这样浑浊,原来他是在拯救蚯蚓的生命啊。我脸上顿时发烧了,为自己刚才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

平心而论,蝉和蚯蚓的际遇并不意外,物竞天择、弱肉强食是自然界生物链上的必然过程,这些弱小的生灵们根本无法扭转命运最终结局,由此看来,“大顽童”做的似乎是一件徒劳无益的事。“勿以善小而不为”,是的,生活中哪怕再微小的善行,都有其感人的温度。“大顽童”对小生命的保护与尊重,也赢得了我对他的敬重。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化部网站 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网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