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散文】杨婶骂街
作者:胡灿明(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7-10-27 12:36:10

 

二楼的杨婶又开始了她一天两次的骂街了,就像设定好的闹钟一样准时。她那高分贝带着浓厚方言的骂街声,裹挟恶毒的诅咒,真是污泥浊水,没遮没拦的,让我这个“外来户”听得云里雾里,心生厌烦,不知所以然。日久成疾,杨婶的骂街声已严重地干扰和影响了我的日常生活。

杨婶骂街,有时就像一个按钮,常常是她这边骂街的声音一起,对门家的小孩就跟着嗷嗷地哭,这“二重奏”的噪音是此起彼伏,把我这个“苦逼”青年害得真是不浅啊!“三班倒”的工作性质,注定是休息不好的,又经杨婶骂街这么一闹腾,我有一种苦不堪言的感觉。每天上班,我都要强打精神,回到家又要忍着杨婶的骂街声和对门小孩的哭闹声补补觉,搞得是精神恍惚,工作效率低下不说,还经常地做错事情,惹得单位领导和同事好一阵的责备和埋怨。

有一天下班回家,我正迷迷糊糊地补着觉。杨婶穿戴整齐,眼神迷离,砰砰地敲开了我的家门,手里还拿着一个扁扁的烟盒,不分青红皂白地质问我为什么要乱丢垃圾?还丢在她家二楼的露台上。“这都哪门子的事啊?从不抽烟的我,怎么会乱丢烟盒呢?退一万步说,你怎么就一口认定是我丢得垃圾呢?”对杨婶无理的打搅,我揉揉睡眼惺松的双眼,十二分不爽地回敬着。对门家的奶奶听到我们的争吵声,也出门加入了“战斗”,责备杨婶骂街影响了她孙子的休息。杨婶顿时更来劲了,拍着屁股跳着脚的,手舞足蹈,以一敌二的咒骂声更是高了几个分贝,场面变得一度失控,直到巡查物业的保安出面调解,这无端莫名的“战斗”才得以暂时平息。

绝不能让杨婶这颗“老鼠屎”坏了文明小区“一锅汤”。我在心里发着狠,嘱咐着家人离杨婶远点,又邀约几个相熟的邻居,准备向小区物业管理处投诉杨婶骂街。不曾想,与我一样深受其害的街坊邻居,竟然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息事宁人和原谅包容,有些年长的叔叔、阿姨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真是奇了怪了,满满的好奇心,勾起了我“窥探”杨婶的源动力,顺便也想着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

物业管理处的刘主任是位和蔼和亲的老大姐,挂在脸上的招牌式笑容,总是给人春天般的温暧,也在无形中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平日里,我们接触的并不多,除了每月一次的交纳物业管理费,或到物业管理处领取个邮件快递,还有偶尔的在小区里碰个面,大都是礼节性地打个招呼,但每次碰面,我都会看见刘主任与那个骂街的杨婶在一起散步、聊天,无微不至地关心和照顾着她,让我一度认为刘主任是杨婶的什么亲戚!

现代都市人的生活是朝九晚五的快节奏,大家都各自忙活各自的工作,回到家又是大门一关,自成天地。邻里之间是鲜有交集,诸如谁家娶个媳妇、嫁个闺女什么的,连发个喜糖都不知道如何派发的好。大门背后的“猫眼”把街坊邻居看得远远的,连同一楼层的街坊邻居姓啥名谁都一无所知,彼此成了似曾相识的陌生人。倒是因为这个骂街的杨婶,大家似乎有了一个共同的话题,偶尔也会在上、下电梯的时段里聊上几句。

这天,我又一个人去小区物业管理处投诉,刚出电梯大堂,也许是听到了开门的响声,杨婶紧张地从墙角的树丛钻了出来,一脸的羞涩,把我吓了一跳。天啊!她竟然在小区随地大、小便,光天化日,着实让人受不了。刘主任看着我一脸的憔悴,生气又无可奈何的样子,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很热情地给我沏了杯茶,似乎在犹豫着什么?又有一句没一句地跟我聊起了杨婶的故事,满足着我满满的好奇心。

杨婶是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年轻时,也称得上知书达礼,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那会,与四川籍的李叔相识相知,自由恋爱。在老一辈的眼里,杨婶是冲破“父母之命、媒妁之约”枷锁,追求自由婚姻的典范。随着三个孩子的出生,杨婶一家的生活也真是捉襟见肘,十分困难,李叔也是在这个时候患上了严重的胃病,又久久得不到很好的医治,在花光了家里仅有的一点积蓄之后,丢下杨婶母子撒手人寰。杨婶顶着巨大的悲痛,靠着政府的补助和邻里的接济,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拉扯大几个孩子,实在是不容易啊!

我的心好象被什么刺了一下,猛地一颤。我喝了一口水,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继续听着刘主任略带哽咽地讲述:“在街道办事处的帮助下,杨婶的大儿子早早地辍学,找了份环卫所的工作,虽不那么光鲜,但也足够分担和维持一家人的生活。眼看着孩子们都长大成人,娶妻生子,也住上了我们现在的小区房。谁曾想,命运多舛的杨婶没舒心几天,大儿子在前年早起扫街的时候,被一辆失控的大货车碾压致死。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杨婶害上了间歇性的精神疾病,每天都会在特定的时间神叨叨的‘骂街’。我也是响应政府‘和谐社区、邻里互助’的号召,组织小区里的几个大姐结伴照顾杨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刘主任一边说着,一边泛着泪光。

好命苦的杨婶啊!我压根没想到,杨婶骂街的背后还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苦痛和心酸,大门背后的杨婶是那么熟悉而又陌生,“猫眼”也确确实实把人看远了,心也拉远了。在与刘主任断断续续的交流中,我心生戚戚,有一种奇怪的情感涌了心头,又默默地流下了眼泪,为自己不明就里的狭隘而羞愧不已,为文明城市高速发展的角落,还有人心设防的隔离与污浊而忧心。

走出物业管理处的一瞬间,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内心变得清净了许多!午后的阳光打在脸上,也照进了心里。杨婶骂街还是一天两次地在继续,但已不像先前那么刺耳了。围绕杨婶而开展的“和谐社区、邻里互助”活动,在我们小区也开展得如火如荼,并辐射到更大范围……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化部网站 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网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