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散文】寻幽
作者:陈文端(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7-07-26 17:58:15    浏览:148

 

幽是一个好字,它往某些字旁边一站,比如静、雅、美、清、默等字,顿时意境就不一样,就像一个原本平淡的美人,因为得到某种加持而有了内涵气质韵味,因之魅力大增。幽静、幽雅、幽美、清幽……当这些词涌出,但觉美好扑面而来。

我们活着,享受生命赐予的各种礼物,阳光空气美食美景文化艺术,而一处幽静之地,也是能够将我们的身心安放在最好状态的加持物。我们热爱幽静之地,渴望幽静之地,寻找幽静之地,痛惜一片片幽静之地的消失。

前几天,有人请吃饭,我欣然前往,我的欣然主要不是为了美食,而是因为吃饭的地点。那是我很熟悉很喜欢的一个地方。可是,当我到达那里,我的欣然变成了怅然,因为那里已经不是我记忆中的模样。曾经有一个时期,因为工作关系,我经常在这一带走动。这里是居民区,居民多为本地人,房屋是自建的平房或小楼房,每家每户,房前屋后,有的花红树绿,有的瓜果飘香,人行道上,一棚金银花杂以其它我说不出名字的粉红色的花,架在头顶,足有几百米长,各家各户之间的空隙地上,随意长着各种南方常见的乔木,大榕树、凤凰木、玉兰树、紫荆花等,尤其是炎夏时节,任凭骄阳如何似火,这里有的是遍地荫凉,置身其中,无比惬意。而不远处,就是风景如画的西湖。好一个清静幽雅的所在!每次经过此地,我就深深地羡慕着这里的居民,觉得这就是理想家园的模样。可现在这里的景象已面目全非,房子尚在,但花棚、树木消失无踪,地面铺上水泥,灰色的房舍裸露在无遮拦的炎阳下,一条所谓的美食街横空而出,锅碗瓢盆的碰撞声、吵杂人声、碰杯声代替了曾经的虫鸣鸟唱,花香换成了酒菜香。已是黄昏,但水泥地上热气蒸腾。我久久无语,惋惜不已。唉,非得变成这样吗?我们真的一定要到这里来享受美食吗?如果可以,我更愿意大家都好好地留在家里吃饭,让那一片鸟语花香永在,让生于斯长于斯的原住民仍然拥有着他们家园的宁静美丽。我们总是眼睁睁地看着城市中或靠近城市的那些天然的幽静之地,在一片片地消失,变成某些人认为的更合理的样子,虽然它们的原生态其实就是它们最好的样子。

前几年,一次回老家,母亲说,有空去外婆家走走,听说村里现在整得很漂亮。外婆已不在,但村庄是在的,外婆与外婆的家是每个有外婆的人心里一个温馨之地,是儿时最爱去的地方,是心灵深处一份温暖快乐的记忆。一提到外婆的村庄,我脑海立即浮现一个画面:也是一个炎夏天,表姐带着我这个小客人在村子里四处遛哒。外婆的村庄笼罩在果树林中,龙眼荔枝芭蕉环绕着家家户户,处处浓荫蔽日,曲径通幽,走着走着,我们来到村后头的池塘边,池塘在村子的四周一个连接一个,环村一圈,俨然是村庄的护城河。水边生长着高大的绿树,婆娑的翠竹,树冠像一把把巨大的伞,严严实实地遮住骄阳,树的枝桠伸展到水面上,竹子也弯弯地垂向水面,低处还有一架架的丝瓜南瓜黄瓜,各种瓜在镜子般的水面上对影成双,三五成群的鹅鸭在水中优哉游哉地嬉戏,一只老水牛泡在水中,不时惬意地发出“哞”的一声。表姐摘下一个黄瓜,咔嚓一声,黄瓜断成两半,她递了一半给我,我们便美美地啃起来,甘美爽脆,清润直透肺腑,顿觉暑气尽消。记忆是一个去芜存精的过滤器,那天的愉悦永远地留在记忆里。一想起外婆的村庄,脑海里浮现的就是那绿树翠竹瓜棚豆架清清池塘交织而成的一派静谧清幽。听母亲说外婆的村庄变得更美,我也欣然前往。可是,我见到的外婆新村庄,已变得十分陌生,处处是比以前整齐美观了,充满现代农村的新景象,但当我的眼睛寻遍整个村庄,也找不到我记忆里那片清凉幽美风景,我兴味索然了。如果要来描写这个新村庄,那个迷人的“幽”字是用不上了。而一个失去了幽韵的村庄,没有了行走其间时的神宁意适,没有了离开后的美好回味和重返的渴望。其实只要留住那些苍郁的老树,那些翠绿的竹丛,那些清清的水流,那些通幽曲径,我这久违的客人的感觉就不一样了,我一定就会看到一个我想看到的外婆的村庄,一个既古老又现代的锦上添花的新村庄。

那次,一行人去参观一个新农村典范。那一栋栋崭新的小楼房,那纵横笔直的村道,那栽种在统一规划的花坛上的花花草草,那四方形的池塘,田野竟然建成温室,各种用新科技培育的蔬菜,像一大群孪生的兄弟姐妹,几乎一模一样。我们感觉好像走进了军营或厂区。满脸自豪的村干部热情地要带我们在村里四处逛逛,被我们几个浪漫的小女人婉拒了。放眼望去,一览无余,有什么好逛的呢?虽然这新农村富有现代气息,光鲜亮丽,但这些过于笔直的线条,过于刻意的种种,却与我们的审美情趣格格不入,原来我们骨子里,爱的是那些“幽”意浓浓的乡村。

相比之下,我们更喜欢去寻访那些古老的村落。那些古老的村落,它们那么和谐自然地依偎在大自然的怀抱里,那幽深的小巷,那长着青苔的老水井,那沧桑的旧宅院,那神灵般的老树,走在这样的村子里,四周静静地,但我们的眼耳鼻舌身意却因静而动,格外活跃,我们好奇地打量一切,想像着它的前世今生,感受着它略带神秘的气息,探究它的风土习俗,关注村民生活,饶有兴趣地听老者讲他们的村史,品尝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最新鲜的水果,还兴致勃勃地从村民手里接过打水的绳子,晃荡几下,一桶水上来,双手掬一把水,尝尝老井水有多甘甜,吃饭时间到了,来一桌最纯粹的农家菜……离开的时候,心满意足。老村因那无处不在的“幽”而令人留连忘返。幽深的过往,幽长的街巷,幽静的院落,幽美的山水,访客自然生发的思古之幽情……

幽是大自然最美的样子,幽是时光的沉淀,幽是美,是静,是神秘,是安适,是返朴归真,是深长的意蕴……

红尘攘攘,只愿时时可觅一处幽静之地,放空心灵,抚慰尘劳,舒展身心,澄明心境。世界因之而美好,人生因之而幸福。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化部网站 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网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