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散文】荔枝
作者:周小娅(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7-07-24 16:14:39

 

前阵子,有朋友送吃荔枝,之后又有朋友送吃荔枝。做了这岭南人,常有这甜蜜的馈赠,是福分中事。据说,今年是荔枝小年中的小年,每一颗都是小宝贝般。得着了这饱足之口福,便更是感动了。

荔枝,一直被尊为南国佳果中的第一。是因了它的丹红艳丽、圆润凝脂、晶莹剔透、汁如琼浆、剥食方便;也是因了唐代诗人徐夤的盛赞“南国百果荔枝先”;还因了杨贵妃好食这一口,“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东坡老先生的“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更是将荔枝这一极品推广得名满天下。

荔枝,前三十年都没见过。荔枝干当然是见过的,逢年过节,母亲才会舍得剥几颗炖在鸡汤肉汤里,虔诚地将其视为补品。做了南国人,方知荔枝生南国,乃寻常之物。尽管不足为奇了,心中依然崇拜,一是因为它外表漂亮,二是因为它味道鲜美。步了东坡后尘,也啖了荔枝三百颗了,去过一些荔枝林,搞得清一些荔枝的名字了,如牌子货“桂味”、多肉的“糯米糍”、小核的“妃子笑”、味道一般般的“黑叶”等等。采摘后的荔枝,极难保鲜,据说,“一日色变,二日香变,三日味变,四五日外香味尽去矣”。做广东人日久,一眼扫去,也会知道哪为新鲜哪为不新鲜了。九十年代初刚到惠州时,看到农贸市场满目都是不认得的果果,比如黄皮,问怎么吃?有人道,放锅里煮煮先耶。这个外来菜鸟,被逗得一楞一楞的。想想光是搞清楚这些不同品种的荔枝,都是个日积月累的学习过程呢。

初到惠州时去东坡纪念馆,觉得东坡这老人家日子过得好,简直是个美食家。且不说东坡肉盐鸡酿豆腐糯米酒等都与东坡有着相关的典故,尤其是“日啖荔枝三百颗”,称得上“腐败”。还说是遭贬谪、遭流放呢,每日食得三百颗荔枝,还有什么话讲。这般感想,也是因为当时耳闻目睹荔枝多贵呀,数十元一斤,三百颗荔枝得多少斤。当然,贵中有贵,据说增城进贡的名荔“挂绿”,一颗荔枝一粒金呢。

做岭南人多年,真正与荔枝大肆的亲近是进了荔枝林子去大闹“花果山”,而最为难忘的,是第一次去博罗的一个荔枝园摘果子。荔枝的收成分“大年”“小年”,那一年,应该是“大大年”,电视报刊,到处都是荔枝丰收的信息。心下激动起来,直奔荔枝林而去。还未曾抵达时,老板就放言,尽管摘,尽管尽兴。

“看荔枝红遍,丛林尽染”。很多“篡改”就是这么发生的。这不,生平第一次进荔枝林,惊艳得不小。那一派颜色,如画般耀目。一路上,累累果实几乎伸进车窗来了。心想,这里的人民真是愈有荔枝就愈是大方,怎么全然不怕我这小人偷摘呢?真是自不量力,看不把你偷吃的肚皮撑破。况且,在行的人总是告诫,千万不要多吃啊,吃三五颗就够,会上火的。什么话,进了荔枝林,孙猴子的戏唱,才不管不顾呢,窜来窜去,跳来跳去,每棵树上都要去吃它一两颗,胃口和肚皮都超发挥。嗨,各种滋味尝遍,有那皇帝般“后宫佳丽三千”的满足。还要搂一摞摞红果果拍拍一通,题个字“妃子笑”。

荔枝,是广东人民的福气。在熟了的、红了的荔枝林里穿行,更深切地感觉到了——女人在果树下奶着娃娃;孩子们与黑狗花猫在嬉闹;老妇人摇着蒲扇在果林里巡逻,或是怕果子们热着,给扇一丝儿风,或是也会盯我们这种超级贪心分子两眼;汉子们呢,在放置着音响和沙发的守望棚里,或与果商洽谈,或听一曲劲歌,功夫茶喝得浓淡相宜……瞧,这不是享着岭南的福分么?

吃吧,吃吧,既是做了这果林里的食客,不说有那猪八戒的肚量,也得吃出十二万分孙猴子的快活。呀,不行了,舌头肿痛起来。打住,打住。怪只怪东坡厉害!他老先生竟敢“误导”,胆敢吹“日啖荔枝三百颗”的大牛!

……

呵呵,因为这个吃荔枝的时节,想起那年第一次在荔枝林里的“造次”,码了这小文,如何不是甜蜜的回忆。现在,城市里的人,哪怕就是“八线城市”的人,能够得到收获农产品的机会,堪称快活。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化部网站 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网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