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小说】她该选择谁
作者:彭芝楷(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8-05-16 21:54:34

 

张阿兰是来自粤东山区的姑娘。她在惠东吉隆鞋厂已经打工七年。她不但人长得美,而且工作能干,深得厂长的信任。厂长逢人便说:“阿兰乖巧,,工作能干,全厂女工都应向她学习。”后来衣车折面车间的管工阿琼因结婚随丈夫去深圳了,因此厂长就把阿兰提为这个车间的管工了。这样阿兰的月薪就有3500元了。

张阿兰已经29岁了,早该谈婚论嫁了,然而她至今还未找到心中的“白马王子”。她看着自己的亲朋好友个个都结婚了,上街散步,成双结对,有的已经生儿育女,建立了幸福的家庭,而自己至今还是孤身一人。有时候她触景思情,心里不禁有点酸楚。

论人才,阿兰生来端庄美丽,她鹅蛋形的脸,樱桃嘴丹凤眼,她站到哪个女人面前都不会逊色;论能力,她不比别人差,经过几年打拼实践学习,已熟练掌握衣车折面技术而今又荣升管工。那为什么她至今还找不到男朋友呢?这主要是因为她性格比较内向,不善于与异性交往,再加上整天价在工厂埋头做工,而工厂的工人,九成以上是女性,平日工作生活很少与男性青年接触交往,。因此张阿兰至今还未找到意中人结婚成家。

看着张阿兰这样,朋友亲戚都为她着急,特别是她父母,每到年节她回家探亲时,母亲总要对她唠叨着:“阿兰,你都二十九岁了,还不找个对象,转眼就三十了。俗话说,男人三十青年哥,女人三十老阿婆。”父亲也对她说:“阿兰,不要挑肥拣瘦了,只要勤实肯干,作风正派,有责任心的男人找一个就可以了。现在你在拣人,再过一两年你就被别人拣了。”阿兰这时就会对父母说:“你们别担心,终身大事我自会妥善处理解决的。”

这天,她的同室好友和她闲聊,谈到她的终身大事时给她出谋献策:“兰姐,现在是信息畅通年代,你何不在报纸上做个征婚广告呢!”黄阿秋比张阿兰小五岁,性格精灵,有“鬼点子”。阿兰听阿秋这么一说,引起深思。晚上睡觉时,她垫高枕头,脑海里想呀想呀,她想出一个门道儿••••••她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扭亮床头灯光,从衣袋里取出三张5元面值的钞币,接着她伏在床上用铅笔在这三张钞币上都写着这样的字:“征婚,本人未婚,女,29岁,美丽善良,现任鞋厂车间管工,觅有缘男友,有意者请来电13415668xxx.

第二天张阿兰便拿着这三张钞币去工厂附近的百货商场买日用品。

张阿兰的三张“征婚”钞币发出后,没过几天她就接到一个男子打来电话,说愿意和她见面。于是两人约定在第二天中午12点半在光华街大众饭店见面,并讲定见面时两人手里各拿着雨伞,阿兰说自己的雨伞是红色的,而对方则说是蓝色的。

到第二天中午下班时,张阿兰撑着红色的雨伞就朝着光华街大众饭店走去。当她来到大众饭店门前时,就见一个身高1.75米的瘦长男子撑着蓝色的雨伞在等候。阿兰上前一问,果然是自己要找的人。看上去那人三十岁左右,相貌堂堂,五官端正,很有威风。见面后,那人彬彬有礼地问阿兰:“小姐,你贵姓?”阿兰答:“我姓张。”那人又说:“张小姐,今天能与你见面,很幸运。现在我们进饭店吃午餐吧,我请客。”两人说着进了饭馆,并在饭馆靠北角的一张桌席坐下来,那男子便点了三菜一汤,其中一个是“白斩鸡”肉,一个是黄鳝肉,另一盘是大蒜炒鱿鱼。那男子对阿兰说:“今天咱俩有缘来相会,应该有个好意思。”阿兰说“怎样才算有个好意思?”那男子指着桌上的菜色侃侃说:“这盘鸡肉属凤,这盘黄鳝肉属龙,而那盘鱿鱼是有余的意思。也即是说今天咱俩是龙凤相会,表示我们结成鸳鸯佳偶,以后生活年年富贵有余。”张阿兰听得心里甜滋滋的。

经两人深入了解,那男的叫王伟,是隆盛五金贸易公司的推销员,聪明灵活,能说会道。他说话有技巧,真是树上的鸟儿听了他的话,也会飞下来。两人这次见面,张阿兰对王伟已感到欢喜。临别时两人都互相留了手机号码。

没过几天张阿兰又接到一个应征电话。此人也说见到阿兰的征婚钞币,想见见阿兰,约阿兰当晚在文化广场见面,届时他骑一辆灰色的豪迈牌摩托车来,并把车牌号码告诉了阿兰。午休时阿兰把此事与阿秋说了,叫她出出主意。阿秋说;”见见面也行,到时将王伟与他作比较,可择优而取呀!”

当天晚上张阿兰应约到文化广场与这个男子见了面。这个男子也有三十多岁,身材比较粗壮胖实,国字脸,他见阿兰后,也表现得很热情。他俩在广场谈得很投机,直到晚上12时也不离不散。之后那男人又载阿兰到鞋城最有名的雄威酒店请阿兰吃夜宵,吃的是海鲜,有龙虾、鲍鱼、鲜蚝等。吃罢结账那男人付出500元。通过交谈了解,这男子叫陈光,是当地本地人,家里正办了一个小型鞋厂,生意做得风风火火。之后两人一来二往,感情有所升温。陈光有一次约见张阿兰,对她说:“如果你觉得方便的话,欢迎你到我家鞋厂来工作。”陈光并承诺也给她“管工”职务,工资每月3800元。阿兰被陈光这样一说,自然对她有好感,并心有所动。

就在这个时候,张阿兰又接到一个电话,来电者自称是在本镇昌盛鞋厂打工,年纪也有三十出头,他也很想与阿兰见面。这天晚上阿兰也如约来到鞋城公园的望月亭和这个青年见了面。这个青年一见到阿兰,就把手中捧着的一束鲜花献给阿兰。他中等身材,外表虽没有王伟帅气,也没有陈光那么伟岸壮大,但他身材结实,体态端庄白皙。这青年名叫李兴,他说他来自粤北贫困山区,父母是农民,因为家庭贫苦,所以他中学毕业后就出外来到吉隆鞋城打工十多年至今,他虽不善花言巧语,但看去为人忠实、淳朴、诚恳。

这下子张阿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没有对象时要找是那么难,说有时一下子来了三个,此事让她感到为难。

经过一段时间交往,张阿兰觉得王伟、陈光、李兴三人都不错,他们各有千秋。王伟潇洒倜傥,能说会道,显得帅气;陈光身体强健,他有家底,显得富贵大方;李兴身体结实端庄,他虽不善言辞,但朴实厚道,也是可寄托终身之人。她何去何从,处在三叉路口。她究竟选择谁好呢?在这处处讲金钱事事寻实利的当今世界,她还是拿不定主意,犹豫不决。

阿兰把自已的心事告诉了工友黄阿秋。阿秋想了想,便伸过头把嘴巴贴在阿兰的耳朵边细细耳语一番。阿兰听后疑惑地问:“这样可以吗?”黄阿秋黠黠微笑:“你试试看吧。”

没过几天张阿兰“失踪”了,一直到半月后还不见阿兰的身影。那天傍晚,王伟、陈光、李兴三人都不约而同来到张阿兰打工的那家工厂的女工宿舍,探听阿兰的消息。他们刚好遇见阿秋,便问阿兰这半月来去哪里了?阿秋说:“这半月来张阿兰的手机总是关机,我都急着想知道阿兰的情况呢。”

黄阿秋说她虽然打不通阿兰的电话,但是她收到阿兰给她的一封信,是阿兰托一个同乡工友昨天从其老家来鞋城时顺便带给她的。阿秋说着从衣袋中取出这封信,并交给三人看。王伟、陈光、李兴三人争着看信,只见信纸上写着:

“阿秋:

您好,半月前我请假回家看父母,本来我计划在家逗留一两天就回厂开工。不料我回家后突然病倒了,我被送到医院检查,被医生诊出是患了脑膜炎。我现在正在县人民医院治疗,医疗费要20多万元。

我现在疾病缠身,估计两三个月内不能回厂,请你代我向厂长要求一下,看可否预支一些工资或借给我一些钱,以应付医疗费,这是燃眉之急。另我这次在返家途中,在车站搭车时手机又被扒手偷去了,因此只好托同乡给你带去此信。如遇王伟、陈光、李兴三人,也请代向他们转告我的情况和问候。

工友  张阿兰  53日。”

王伟、陈光、李兴获悉张阿兰突发重病后,都有不同的反应和表现。王伟表现不冷不热,态度淡然。他认为张阿兰既然患了重病,那么两人的的友情也只好到此终止了。而陈光的表现,则是不仁不义,虽然他比较有钱,但当他得知张阿兰患了“脑膜炎”后,便向阿秋讲,阿兰他不敢要了,因为即使能把阿兰的“脑膜炎”医好,终究也有后遗症的。陈光说:“结婚是人生的终身大事。我不能娶一个有脑膜炎后遗症的女人。”惟有李兴获知张阿兰得病后,表现着急。他坐卧不宁,工作无心,食不香睡不眠。他想:既然自己与张阿兰认识了,那么两人可以说起码是工友和同志关系。既然是工友和同志,就应该互相关怀和帮助。现在阿兰患了重病,我要尽自已的能力帮她。李兴对阿秋说,他要亲自去一趟张阿兰的老家,看看病中的阿兰,并说后天就启程。明天准备向厂长请假并预支一些工资。之后黄阿秋又想法托人把李兴后天要去看望阿秋的信息转告给阿兰知道,叫她后天去县人民医院租住一张床位等候李兴。

那天早上8时李兴搭上开往粤东张阿兰家乡的长途班车。经过三个多头的颠簸,李兴终于找到阿兰入住的医院。当他看到阿兰时,阿兰正躺在病床上。李兴来到床前,阿兰伸过双手紧紧握住李兴的手。她激动地说:“李兴,真感谢你来看我!路途这么远,真辛苦你了。”李兴说:“听说你病了,无论怎样我也要来看你呀!”李兴说着把一袋补品放在床前,并从身上衣袋取出带来的一叠百元钞币塞到阿兰的手中说:“阿兰,这些钱是我上个月的工资,有两千元,现在给你。虽说这点钱帮不了你什么,但给你作为补补身体的营养费也好,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看着李兴这么诚挚真切,此时的张阿兰感动得快要掉下眼泪来。她情不自禁地从床上爬起并跳下床,把整个身体扑在李兴的怀里,并把手中的钞票塞还给李兴,她如诉如泣地说:“李兴,有你这颗火热的心就知足了。”李兴说:“阿兰,你现在身体不好,在医院治疗正急需钱用呀!”张阿兰说:“我的病好了。”李兴问:“不是说你患了脑膜炎吗?”阿兰说:“这是我‘骗’你的。”李兴又问:“那又是为什么?”接着张阿兰把黄阿秋出的“鬼点子”,从头至尾说了一遍。

李兴听了张阿兰叙述后又惊又喜,:惊的是他没想到阿兰竟会搞这个考验人的游戏,喜的是阿兰没有患“脑膜炎”,身体正常。张阿兰接着说:“俗话说,患难见真情。我之所以这样做没有其他目的,就是想看到你的真情。现在我已深感你的真情,我满足了。然而你能原谅我这样做吗?”李兴说:“当然原谅,我也深深爱你,不然我今天怎么会长途跋涉来看你呢?”张阿兰听了李兴这么说,她一下子紧紧抱住李兴,生怕别人把他抢走。而李兴也伸开双手紧抱阿兰苗条的身体,他端详着阿兰的脸蛋,觉得她今天特别的动人,她那丹凤眼里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似会说话,细巧玲珑的鼻梁下一口红红的樱桃嘴,淡红的嘴角两颊显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儿……这鹅蛋形的脸露出一片脉脉之情。两人抱在一起狂吻着……

不久,张阿兰与李兴正式结婚了。当然在他俩的婚宴上,少不了叫阿秋坐上席,同时阿秋还做了他们婚礼的第一证婚人呢。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化部网站 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网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