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小说】村官牛旺
作者:胡灿明(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7-05-11 20:19:02

 

牛旺离婚了,让人嘘唏不已。

牛旺是一个偏远山区的“傻小子”,会一手泥水的活计,在附近的十里八乡也是小有名气。兄弟姊妹七个,他排行老四,一头黄黄的自然卷,还夹杂着稀密的白发,给人一种营养不良的感觉;还有那套洗得泛白的“干部装”,要到过年过节等“喜庆”的日子,才会见他郑重其事地穿着,让人既看不到庄重,又看不到时尚,怪怪的,常常惹来一阵阵嘻笑。

在我们老家,按辈分论,牛旺还是我如假包换的叔叔。小时候,我们村里的一帮“顽皮头”总会围着牛旺叔,没大没小地叫上一声“黄毛老四”就跑,逗得牛旺叔憨憨一笑,不气也不恼。他越是这样憨厚老实,就越被我们一帮“顽皮头”欺负,连村里的小女生也加入到欺负他的行列之中。为此,我们经常地被叔奶奶,也就是牛旺叔的妈妈好一通的咒骂,有时还装模作样地拿根棍子追打一阵。我们嘻嘻哈哈鸟兽散后,回头又是外甥打灯笼--照旧,一点也不影响我们欺负牛旺叔的节奏。偶尔,还会恶作剧地藏住牛旺叔干活的工具,躲在一旁偷看他着急上火的样子,我们便乐在其中了。

牛旺叔家的婶婶叫润花,真是人如其名,漂亮乖巧又有思想,在我们农村绝对算得上顾大局、识大体,里里外外的一把好手,也不知牛旺叔耍了什么鬼把戏?茅屋一间,地无两垄的,润花婶就阴差阳错地嫁过来了,让好多人不理解。那间茅舍一样的新房,在润花婶精心的打理下,屋内屋外,干干净净,草木生辉,村里的老人都夸牛旺叔傻人有傻福,娶了个会过日子的老婆。我们一帮小朋友也挺喜欢润花婶的,总会在闲暇的时候去她家窜个门,听听她讲山外面的故事。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不再那么喜欢牛旺叔了,不再像以前那么无所顾忌,更不敢叫他“黄毛老四”。牛旺叔的眼神里有了一种不怒自威的距离感,看不到以前的憨厚随意。也许是他当了村主任的缘故吧,我们都在胡思乱想着。

有一次,小芳一帮人像往常一样在牛旺叔家里玩耍。牛旺正收拾他的泥水工具,准备外出干活,可里里外外地找了几遍,都不见他那把常用的泥刀,一脸着急的样子和夸张的动作,吓得小芳她们呆若木鸡,一动也不敢动。还没等牛旺叔开口责问,小芳第一个嗷嗷地哭起来,其他的几个小朋友也跟着哭开了声。不明就里的润花婶从里屋跑出来,一边拿糖果哄着小芳她们,一边不停地责备着牛旺叔。从此以后,我们一帮小朋友都像约好了似的,再也不敢逗牛旺叔了,更不敢去牛旺叔家玩了,万一哪天他再丢了什么东西,我们岂不是要被冤枉死。虽然润花婶一再地邀请和赔不是,但我们是实实在在地疏远了牛旺叔,有些胆小的老远看见他,就像躲瘟神一样远远地绕道避开。慢慢地,村里的一些老人也开始对牛旺叔颇有微词,连带指桑骂槐地把润花婶也给骂了,气得润花婶跑回娘家,一住就是小半月。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听村里人说:“牛旺叔变本加厉,更加自私自利,留守在村里的妇女、儿童、老人组成的386199部队,对这个牛旺主任的意见是越来越大”。牛旺先是乘邻居斌少不在家,占用了人家的宅基地盖小洋楼,不顾一点社会公德,更听不进润花婶的一点劝阻,自顾自地抬高了自家的地基,排水沟也只做了自己这边,把自家的小洋楼盖的是户型方正、漂漂亮亮,却也害惨了邻居斌少一家,一到雨季,斌少的家就是水漫金山,一片泽国。牛旺主任的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做法,着实令人失望。

2015年,国家深化农村改革,支持粮食生产,促进农民增收,出台了一系列的农业补贴项目,农业补贴政策。牛旺主任既不将中央的惠农政策向386199部队做正面的宣传,也不做耐心细致的解释工作。他越是神神秘秘,遮遮掩掩,386199部队对他更是议论纷纷,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蒙骗,激发了全村人的愤怒。村里的386199部队对你这个大权在握的村主任没有办法,都一股脑地把气撒在了润花婶和他们的小孩身上,这种刻意的疏远,令人窒息,大人还好点,小孩子可受不了,弄得牛旺主任的两个小孩性格孤僻,胆小怕事,天天躲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地黏着润花婶。吃了哑巴亏的斌少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与牛旺主任吵闹了几回之后,扬言要搜集证据,找上级纪律监察部门告牛旺占用他家的宅基地,贪污国家的种粮补贴,闹到剑拔弩张。润花婶心知肚明、理亏词穷、着急上火,面对固执己见、胆大妄为的牛旺叔,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和和美美的日子是一去不复返,吵吵闹闹成了家常便饭。“离婚,这日子没法过了”,成了润花婶的口头禅。

今年刚开年,牛旺叔破天荒地给我打来电话:“我们村列入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范围,村里的道路、住房、水利要进行重新规划和改建,一些破旧的危房要拆除,有可能会对我家的老宅和后院的围墙产生影响,要支持他的工作"。我有点受宠若惊地回复着牛旺叔:“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是好事情,在大局面前牺牲一些小利益,可以理解"。不曾想,两个月后的一天,妹妹焦急地给我打来电话,诉说着心中的不愤:“太不像话了,这个牛旺主任简直就是个地主恶霸,为了照顾他的一个堂弟,私自改变镇建设管理所选址定点修路的图纸,硬生生的要毁掉我家老宅后院的围墙,还有三棵几十年的树木。她去现场阻止说理的时候,还被威胁扰乱施工秩序之名,要抓起来收监,真是无法无天”。唉,这个牛旺叔,怎么变成这个样子?我的心里,蹦出一个小来。

我家老宅后院的围墙,还有那几颗有些年岁的大树,是爷爷、奶奶生前留下的。每次清明回家祭祖,我都会触景生情,寄托无穷的哀思,在那围墙下,依稀还有爷爷、奶奶劳作的身影。这个牛旺叔,真是太不可理喻了,在老虎苍蝇一起打,反腐高压态势的当下,他还在利用手中的一点点权力,做一只令人讨厌的苍蝇,不停地危害着乡里,真是天怒人怨啊!我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镇纪委书记的电话,详实地反映了牛旺主任的所作所为和违法乱纪情况。同时,也给润花婶打了一个电话,诉说我的不理解和满心的愤怒。

不久,牛旺离婚了。这一切,应该不是他想要的……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化部网站 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网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