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运花,幸运之花!——记惠州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李运花
作者:周小娅(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7-03-01 20:55:20

 

李运花,又名醉玫瑰,人们亲昵地称她花花。如果说人如其名,那么花花是朵向阳花。你看她那红运当头的样子,你看她那春风得意的样子,你看她那笑靥如花的样子,你看她那乐不可支的样子,你看她那饱满澎湃的样子,你看她那咄咄茁壮的样子,你看她那撸起袖子大干的样子,你看她那有着永远使不完的劲儿的样子……其实,我真不是堆词的人,只是碰到花花,才停不下来了。到底是交了怎样的好运,才成就了如此灿烂的花朵?李运花说,自从加入了民协,我就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民协,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是民间文学艺术家们的大好平台,是培育人才的苗园花圃。李运花,是这园中一朵,何其幸运!

 

我是民间文艺家吗?

“我是民间文艺家吗?”我相信,除了剪纸、雕刻、泥塑、织绣等专门的民间艺术人才,民协所有其他的会员都会如此对自己质疑,都会以为自己“混迹其中”。

2012年的一天,李运花接到邹永祥主席的电话,邀请其加入民协。那时,她还是迷茫的,一方面认为自己不够民协范,一方面也不了解,觉得民协会不会就是一群老头老太太在一起捣鼓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无知吧,民协,是民间文艺家协会,但凡“文艺”,都是民协的菜。待她经常参加民协组织的各种各样的采风活动,经历了4届民间艺术博览会,认识了很多执著于中国传统文化等方方面面的优秀人才,便越来越敬佩民协人才济济藏龙卧虎。她也越来越认识到,民协虽然只是一个群众团体,但那种团结友好,步调一致,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的精神风貌了不得,这也是因为民协有一位非常给力的领头人,邹永祥主席大公无私足智多谋的人格魅力对民协会员有着相当的凝聚力。

其实花花也是个杂家,她是作家协会会员、摄影家协会会员,还是一些网媒的活跃分子。她多才多艺,爱好广泛,而真正让她“一心扑在工作上”的还是民协,能让她学无止境,得到充分锻炼和发挥的也是民协。

在加入民协的短短几年里,她不仅已是民协理事,2016年还被惠州市民协推荐成为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20163月,因为在2015年惠州民间文化活动中表现突出,花花被评为“惠州市2015年度优秀民间文艺家”。

现在,花花自己也毋庸置疑,她已经是民间文艺家中的一分子了,一腔情怀在民协这个大家庭里得到认可,圈点有加。

 

出了名的铁姑娘女汉子。

如今,你见得多的是女性垫鼻子割眼皮束细腰美容美体争芳斗艳,唯恐不够袅娜多姿,却是没见过女生一言不合就穿迷彩服扛双枪的,这女子就是李运花。当然,此枪非彼枪,此枪是摄影长镜头,人家扛一枪还不够,还扛双枪,两支长炮筒子交叉挎在胸前,那模样你想象得到有多拽。初见这“她大爷的”,简直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当然我早就见识过花花的飒爽英姿。那还是好几年前作协组织去博罗官山采风,我们有幸“同居”,但见她一身迷彩服,舌帽胶鞋,扛着相机,拍起来攀爬滚打,极是尽力。晚上归来,稍事洗漱,也无寒暄也无叙,倒头便睡,最要命的是都不用往脸上抹一点蛤蜊油。我当即暗叹,这妞,生错了,是个特种兵的料。后来又碰面便是见她扛双枪的那次了,民协组织在惠东的古村落采风,她风风火火地拍,浑身是劲,烈日之下,女士们打花伞裹头巾,她却是素面朝天顶太阳,恐怕是宁愿晒成小腊肉也不知防晒霜为何物的。

2016年下半年,民协负责编撰惠州市政协主持编纂的《惠州历史文化丛书》一套中的两部,其时需要大量图片。邹主席首先想到的就是派遣民协的摄影家去拍摄。考虑到花花是女性,又没有私家车,便安排她就近负责西湖周边的拍摄收集。后来,因为两个男摄影家工作脱不开身,花花便自告奋勇地承担博罗和惠东的部分古对联拍摄工作。路程远,没有车,范围广,人生地不熟,劳动强度大,任务紧急,花花是怎样拼小命去完成的?

有这么三个故事。

第一件是寻找金带街陈氏祠堂的一幅清代楹联。明明资料显示陈氏祠堂就在金带街,可花花把个金带街翻了个遍,也没找到它。问当地居民,问过往行人,到街道办事处查询,用GPS搜寻,陈氏祠堂杳无踪迹。再次踏进金带街,花花缠住了一位70多岁的老居民。可老人一听,连连摇头,说没有,这里没有什么陈氏祠堂,我在这里生活了70多年,从没听说过。虽然失望,但花花不放弃,她和金带街较上劲了,终于,一位上了年纪的大姐告诉她,有一个陈氏祠堂,是在金带街与水门路交界处。然后又热情地指导她怎么怎么走。花花终于站在了幽深静默的陈氏祠堂里,看到那幅清代原版木联,她的小心脏欢腾了,这一刻,踏破铁鞋,人生快意!

第二件是骑电驴子莽闯仍图镇。何谓莽闯?莽,有鲁莽、冒失之意。仍图镇在哪?GPS一查,离惠州市区20多公里,那么,借个电驴子赶了去。花花自己说,她敢骑着电驴子去仍图镇,正应了那句俗语——无知者无畏。这个二楞子,气魄大得很,不就20多公里吗?借来的小电驴充满电可以跑50多公里呢,洒洒碎不是?说走就走,她把头巾一围戴上安全盔,直奔仍图镇去也。结果驴不停蹄地跑呀跑呀,跑了两个多小时才到,原来有50多公里啊。女汉子也不是铁打的,到地儿下了车,腿都伸不直了。片刻不歇息找到林氏祠堂,又大失所望,因为要找的那幅对联,早就失传了。幸亏林氏祠堂负责人林会长在场,看到花花那么沮丧,他当即说,你等等,我现在就叫人写好贴上去,方便你拍照。结果忙碌了几个小时才妥。村民们一定要留花花吃饭并硬塞给她一个20元的红包,这个女孩子,单骑几十公里来拍照,多么不容易!这小小红包,让花花感动到心底。

第三件是在惠东稔山镇的一次电驴子夜奔。又是GPS惹的祸,居然将她导到了跨海大桥,可是小电驴是没资格上高速的,这一冤枉,就多走了20多公里,来回就是50多公里。更为不幸的是,当花花从偏远的盐灶背村返回稔山镇还差5公里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小电驴余电不多,愈是心急,它愈是跑不快。眼见得车水马龙呼啸着擦身飞逝,恨不能长出翅膀。最糟糕的是,小电驴车灯还是坏的。怎么办?附近荒无人烟,喊天不应,投宿无门。是党考验女汉纸的时候到了,唯有咬紧牙关,摸黑夜奔,赶到稔山镇找旅店。这一路上,她打开右转向灯,尽量靠近路沿走,又担心滚落排水沟。情急之下,花花干脆跟着转向灯的节奏祈祷:南—无—大—宏—大—愿—地—藏—王—菩—萨!或许是地藏王菩萨真的在保佑?一路平安“摸”到了稔山镇。

这三个故事,我是采访了花花,而两位“见证人”的赞词,则是我亲耳听到的,那就是后来民协组织到惠东和罗浮山采风,我们一群人走在一起,惠东的钟土清副局长说,小李真是太牛了啊,那么能吃苦耐劳!博罗的黄新团主席说,花花你太厉害了,你来博罗我请你吃饭!

 

我是民协人我自豪。

花花是个喜气的人,她满面春风,一脸阳光,活泼大方,快人快语,走到哪都是一串爆竹花,而看花花工作,那更叫一个爽。每当民协有活动,不管在哪,都能看到她跃动的身影,大凡小事,动手跑腿,她都舍得干,从来不吝啬自己的力气。民协是个“小文联”,聚集了不说七十二行也有三十六行中的专家高手,尤其是金点文化广场的民间艺术馆成为了民协大本营,各路艺术家八仙过海,大本营每天都是兴隆盛况,有几位热心奉献的“文化义工”正是刚刚好,花花就是这“义工”中的一个,几乎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民协这个大家庭了。

有人问她,这么积极地参加民协活动,有钱吗?她说,我爱在民协做文化义工,我更为自己是民协人而自豪。花花是民协理事,她理解,什么叫理事?就是代表团体行使职权并处理事务的人员。说白了,就是打杂的。

在写作和摄影上,花花的努力也大有收获。20158月举办的“惠州市第三届民间艺术博览会“中,摄影作品《抗战老战士》8组,获得惠州市第三届民间艺术博览会作品优秀奖。20163月,摄影作品《惠州人民不会忘记您》组照,获2015年度惠州民间文化优秀成果新圆奖。她写的多篇民俗风味等方面的文章被收入《惠州风物撷胜》一书。民协网站挂网的作品就更多了,并广获好评和鼓励。

手捧着一叠鲜红的荣誉证书,李运花是自豪的,更是幸运的,她在民协这个文化平台学习进步增长才干,值!她为民协奉献一腔热血一颗火热的心,更值。她常跟人说,在民协干活,人特别容易亢奋,而且越干越有劲。在这里,一切活动透明公开,论功奖赏,公平公正。在这里,社会上一切令人深恶痛绝的歪风邪气,无机可乘。

给一点阳光就灿烂,知足感恩就更灿烂。

所以呢,运花,是幸运之花;玫瑰,也是醉了……

(摄影:林志华)

 

WB2A0553.jpg

 

WB2A0602.jpg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化部网站 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网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