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娃娃
作者:江利彬    来源:    日期:2018-06-06 18:07:22

  

有一天黄昏,我像往常一样在学校外面的小路上散步。

小路两旁的灯已经开了,四周摆地摊的人殷勤地叫卖着,我小跑着避开这群人儿。小跑了一会,正准备回去的时候,我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条棕色毛发的小狗追着辆小单车跑,骑车的是个小女孩,骑得飞快,隐约看到她的侧脸。我笑了笑,觉得好有意思。

那个时候,经常跑出去做公益,有一次就和几位长辈约好,一同坐车去看望贫困户。车子开的时候,我以为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没想到,车开了几百米就停了下来,停在一个寂静的路口。

下了车,其中一位长辈拿了一件黄色的志愿者马甲披在我身上,微笑着叫我穿上。善意的面孔与温暖的言行,让人心安。

人齐了,拿好东西,我们就出发了。附近废旧的房屋并排连着,周遭寂寂,荒无人烟。

在一个出租屋门口,我看到了那条小狗,它似乎认出我,飞快地向我跑过来,乖巧地摇晃着小尾巴。我蹲下身,摸摸它的头,它也不怕生,仍是乖巧的蹭着我的手。长辈们在分放东西,顾不上管我。

“巧克力,快过来。”我听到一个小女孩的声音。

屋里面出来一个小女孩,小小的,乌黑的头发绑成一条长长的马尾辫,那双纯真的眼睛散发着不一样的光芒。她看到我,有些羞怯地笑笑,小狗见她过来,摇着尾巴就跑了过去。她同样蹲下身去,无限爱怜地抚摸着小狗。

原来这就是我那天见到的那个女孩。

“狗狗叫什么名字?”我好奇地问她。

“她叫做巧克力。”这是她跟我说的第一句话。

“狗狗不能吃巧克力的哦。”我冲她笑一下。谈话间,长辈们已经分好东西了。

女孩见到长辈们过来,似乎习以为常,并不像见到我时的羞怯,她冲长辈们笑着点点头,跑进里屋,推着轮椅出来了。轮椅上坐着一个病人,近乎苍白的脸毫无血色可言,双眼有些凹了进去,清瘦的身躯倚靠在轮椅上。

这个病人和长辈们相视一笑,笑容相当灿烂,好似从未病过一样,“谢谢你们能来看我。”

少得可怜的几个字,无意间透露出病人与.长辈们深刻的情感。

领队的一个长辈从口袋里掏出钱,双手恭敬地递给病人。

互诉几句家常之后,临走前我们一起照了个合影。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我仍然会想起那个病人和那个小女孩,还有那条叫“巧克力”的小狗。

下了课,买了一些吃的东西,循着印象中的道路,终于来到了那个出租屋。

出租屋门前凌乱不堪,锈迹斑斑的卷闸门关了一半,起初我以为他们不在家,还是看到那条小狗从里头钻了出来,仍是冲我摇着尾巴。

我温声地向里屋问,“有人在吗?”

“在的,您是?”声音有些低沉。

“我是……”本来要说名字,才想起他们还不认识我,说了他们也不知道。

笑了笑,开口道,“我是过来看一看你们的。”

“那您进来,谢谢您。”里屋传来真诚的话声。

我弯着腰,进了屋里,小狗也跟我走了进来。一进屋我就看见那个病人,他躺在一张小床上,见到我,他笑着点头。

小小的空间里,家徒四壁,左边放着一个上下连着的木床,右边是一个简陋的厨房,厨房的对面是厕所。

屋里一股病房的气息,空气闷闷的。

那个病人让我拿椅子坐下。屋里只有两个小塑料椅子,我拿了一个坐下来,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了靠墙边的一张矮桌上。

他和我说,他姓张,让我称呼他张大哥就好。他在床头柜上拿了一个杯子,吃力地挣扎着想拿水壶倒水,我忙起身帮他。

我和他聊了很多。原来,他是在做环卫工的时候不小心遭遇了车祸,结果手术没能成功。

他问我,“还在上学吗?”

我认真回答,“是的,学校就在附近。”

他给我竖了个大拇指,没说话,眼神之中带着敬意。

他的女儿去上学了,他还有个小儿子,都在这附近念书。

我和他聊了很久,一直聊到小女孩放学,小女孩见到我,没有第一次见面时的羞怯,笑着冲我点头,我亦回之一笑。

天色已经晚了,他的小儿子也回来了,张大哥留我在家里吃饭。看着他真诚的目光,不忍拒绝,和小女孩去市场买菜。

一路上,我问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

她说,“我叫明玉。”

我总是先提起话题,“你们喜欢吃什么?”

明玉认真地讲给我听,“爸爸比较喜欢吃排骨,弟弟比较喜欢吃鸡肉。”

我又问,“那你喜欢吃什么?”

明玉笑了,“吃什么都好。”

我哀怜地笑了一下,小小的人儿,只记得爸爸和弟弟喜欢吃什么,却完全没有想到自己。

到了市场,都是明玉挑菜还价,看着她熟练的模样,就知道这是她平常做惯了的事。

买完菜回去的时候,我问她一天是怎么度过的。她告诉我,早上6点起床,叠好被子,把家里打扫干净,做好早餐,伺候爸爸起床,帮爸爸洗漱。差不多七点就踩自行车去上学,11点半下学,回来做饭给爸爸和弟弟吃,还烧好一壶水,放在床头柜上,自己不在家的时候,爸爸也能喝。四点多钟下学,回来买菜做饭,吃完饭洗碗做功课……

她还没说完,我的眼眶已经红了,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让一个小女孩用小小的肩膀,支撑起一个家庭的重担。

回到他们家,开始做饭,我帮明玉打下手,家里的每样活,她都做得娴熟。

“排骨我来切吧。”我擦干净砧板,把排骨放在上面。

明玉近乎固执,“还是我切吧。”

还是春天,夜黑得很早,外面的世界不知道怎么样了,我只知道,这一刻,我和这样和善的一家人,共进了晚餐。

晚餐过后,张大哥让明玉推他出去散散步,我陪着他们。仍然是那条堆满沙石的小路,夜色中更显寂静。

渐渐起了凉风,明玉拿了外套给张大哥披上,我静静地看着,泪水早已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我知道,她不再是个娃娃了……

 

(作者是惠州市经济职业技术学院学生,惠州市红棉慈善会爱永恒志愿服务队队长。)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化部网站 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网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