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同风不同俗(一)
作者:林丽华(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7-10-11 17:35:30

 

惠州文化多元,风俗多姿多彩,各有不同。

一、过年习俗

中国人过年,不但要吃好、穿好、行礼仪,而且还要讲好话,这是中国人普遍的习俗。在惠州一带,一样的传承一样的过年,但在生活中过年习俗特别是过年要讲好话的习俗,各地各有不同。

过年要讲好话  除夕早上,家家户户做汤圆,而且要做很多,除了年三十晚吃,初一、二、三这几天都要吃。大年初一零时,村民打开大门,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过年了!”“新年好!”接着点燃爆竹迎接财神,边迎接边说好话:新年到、财神到、大吉大利、万事如意、新年大吉利是、新年顺顺、新年添灯发财、新年身体健康、家庭和睦、新年万事顺意、平平安安等等。这天忌说鬼、杀、死等不吉利话。小孩哭,要说“唱歌”,忌恶声骂人。如不慎打碎杯碗,则说句“岁岁(碎碎平安)”之话,如筷子落地则说“快落(筷落)”,以求转凶为吉。教小孩年初一要讲好话,忌讲不吉利话,如不小心讲了不吉利话,在初一早晨,用干净草纸揩揩小孩的嘴巴,意思是抹小孩的屁股,当放屁,不算犯忌。有的小孩子不小心讲了“不吉利话”,大人即刻说“大吉利是”“童言无忌”等话替小孩说是。

大年初一食汤圆  惠东县平海镇碧甲岭边村,每年的农历正月初一,是村人一年中最隆重最热闹的节日,人们以最兴奋的心情迎接新年。晚12点迎财神时,大人要口念“四句”说好话:炮竹一声辞旧岁,岁岁年年更不同,今年兴盛得新更,一年好过一年。吃年夜饭时,杯盏相碰,互相祝福,嘴里离不开好话。年初一这天,叫“日王”,一天管一年,这天要食斋,特别要讲好话,不能讲错话,认为不小心讲了不好的话,会影响几代人。

岭边村民在每年的年初一早上,也跟沥林镇罗村人一样有传统吃汤圆的习俗。大年初一零点后,震天的爆竹响过了,岭边村只剩下欢笑声,每家每户都高高兴兴地围坐在一起吃汤圆。村民都这样,要忙到响完了爆竹、吃过了汤圆,再睡到天亮。那年大年初一,有家人也同其他村民一样,丈夫煮好了汤圆就叫妻子起来吃。他妻子刚被震耳的炮竹声吵醒,趁丈夫煮汤圆又睡回去。她睡意正浓,被丈夫叫醒吃汤圆,心里有几分不快,朦胧中张口就说:吾得死,食泡(占米话饱)又来荤(睡)过(粘米话)。她这句话一出口,大家都认为这是最不吉利的话,年初一啊!全家人顿时都惊呆了,大家都不作声,也没去吃汤圆。后来这个家族至今几代人过年都不敢煮汤圆吃汤圆。

小孩初一讲“好话”  岭边村民视年初一是日王,要讲好话,特别村民互相之间见面时要讲好话讲恭喜话,以示大家都平安大吉,万事顺意。村民流传有这么一段小故事,是有关年初一小孩子与大人打招呼“引出”的事。传说有一年的大年初一早上,有位年轻小伙子到祠堂祭祖。当他祭祖完毕挑着祭祀篓子走出祠堂门时,见祠堂门口有一半大小孩正在捡炮仗粒。那半大小孩见年轻人从祠堂内走出来,便想讲句好话讨好大人,他有礼貌地跟年轻人打招呼说,你出厅下?小孩子并不知道这话的意思,只是实话实说。“出厅下”这样的话语,是当地一句俗语,即老人过身时要把遗体放到祠堂,然后在祠堂出殡,叫“出厅下”。年轻人在心里直说“大吉利是,初一‘流流’竟然遇到一个这么不会讲话的小孩,真是倒霉!”他心里很不高兴,但因为这天是年初一又不好意思骂他,一时不知怎样回答他,只好忍着一肚子气回家。回家后,那男子终日郁郁寡欢,那一股气就是下不来,结果在正月里便死了,应了小孩那句“出厅下”的话。

仪(你)做初一捱做初二   仲恺高新区惠环镇的红旗村委(现为居委会)客家黄姓村民,是三百多年前从福建迁来在红旗村居住的。黄姓人过年很特别,古唐坳黄姓村民一奶胞兄弟,年初一过年习俗都不同,这里有段人称“抢食黄”过年的故事。红旗村的传统过年习俗是年初一食斋,年初二食荤。而黄姓另一房人家过年跟别人不同,年初一食荤,人称“抢食黄”。

那时村子里住着已经分了家的黄氏三兄弟。三兄弟家境各不相同,老大老二生性本分,只老老实实在家耕田,老三头脑灵活,肯动脑筋,既耕田又做生意,因此家境也比较富有。每年的年三十晚祭祖,三兄弟都各自带生果贡品祭拜祖先,而老三祭品的阉鸡是最大个的。这年年三十晚,老三早早就带了大阉鸡来祭拜。他刚摆好祭品老大也来了,但他的阉鸡很小个。各人点香、祭拜,完毕,放炮仗,顿时,烟雾迷茫。刚放完炮仗,老大赶快收拾祭品回家,老三的眼睛给蒙了炮屑,他就不停地揉着眼睛。一会儿,他眼睛恢复,准备收拾三牲回家。当他想端自己的大阉鸡祭品时,他愣住了,他的大阉鸡三牲不见了,只有大哥的小阉鸡在台上摆着。他知道是大哥端了他的大阉鸡,年三夜四这样搞,他心里有点气,心想要再去买也来不及了,就在心里说“仪做初一捱做初二”。

大哥端了弟弟的大阉鸡,怕弟弟来讨回,年初一剁开就大吃大喝起来。由于他端的是弟弟的大阉鸡,此后被传为“抢食黄”。弟弟的大阉鸡被哥哥端走后,年初一只好吃斋,年初二才食荤。因此,兄弟两个,以后就哥哥年初一食荤,年初一那天大鱼大肉过大年;弟弟年初一食斋,初二食荤。此事后来被传为“仪做初一捱做初二”。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化部网站 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网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