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龙门情义山歌对唱
作者:苏广林、钟超宏(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5-01-17 23:05:26

 

男:峨眉月仔照田基,今日相逢又见你,

    今日相逢又见妹,阿哥难舍又难离。

女:孔雀离群伴嬲,来寻上日旧当初, 

    点得嫁郎像你样,食粥搽盐都心凉。

男:宝鸭离群伴嬲,来寻上日旧鸳鸯, 

    点得娶妻学你样,食水盖衫都心凉。

女:一条竹仔开三了,点得同梅你一家,

    点得同梅你一屋,餐头食饭较繁华。

男:点连唔使心伤,呆会同梅你一乡,

    呆会同梅你一屋,食粥搽盐都心凉。

女:甘话之时得意仙,龙骨斗床象骨边,

    龙骨斗床象骨样,龙须织席两人眠。

男:唱梅呢只就唔唱,辞别同班转回乡,

    现在时间又夜,倚云有话正梅场。

女:唱梅呢只就唔唱,激得同班心伤,

    现在两人嬲得好,成如刀仔切肝肠。

男:离开妹,好似凤凰离开山,  

    凤凰离山才山转,离开亚妹甚艰难。

女:难舍你,难舍难离亚哥你,  

    合足街头人卖肉,切肉又难离得皮。

男:难舍你,手巾难舍两头腮,  

    一来难舍妹情义,二来难舍妹人才。

女:难舍你,难舍难离亚哥你,  

    愿离家离父母,名愿离哥你一时。 

男:难舍你,断刀劈柴难舍开,  

    一来难舍妹甘好,二来难舍妹人才。

女:难舍你,难舍难离亚哥你,  

    一来难舍哥潇洒,二来难舍哥清奇。

男:砍柴就砍榔梨,连姑就连好笑眉, 

    连到笑眉有得嬲,砍到硬柴有得烧。

女:返园砍竹柬疏漾,嫁郎就爱柬威风,

    总爱大家情意愿,唔嫌亚哥家道穷。

男:亚妹担柴就落山,唔好扭头比眼关,

    石仔又多路又烂,千祈又爱小心行。

女:日头正顶又当晏,  久担柴来落山,

    肚内又饥颈又渴,乜人在过妹花颜。

男:愿比钱你买炭,唔愿娇连你去山, 

    日头一出个辣,晒坏娇连甚艰难。

女:日头一出辣过火,晒坏娇连流汗多,

    拿起衫牙来缴汗,问过亚哥可怜么。

男:日头辣热周周,晒坏娇连甚担忧, 

    晒坏娇连捱心痛,激哥眼泪就长流。

女:柴担重,望郎担过倚条, 

    望郎担过倚条峰,等姑行路得松容。

男:柴担重,等郎共你担过, 

    想同连担到屋,又怕你夫半路逢。 

女:砍柴就砍鸭脚青,唔贪火猛又贪轻,

    唔贪火屎来做炭,捱贪行路得轻盈。

男:砍柴就砍硬柴条,煮饭煮成黄蜂胶,

    连姑就爱情义好,娶妻就爱妹萧条。

女:返园斩竹疏漾,嫁郎就爱柬威风, 

    总爱两人情义好,唔嫌亚哥家道穷。

男:上山砍竹柬疏漾,街头买碗柬红边,

    柬到红边捱正买,妹似芙蓉捱正连。

女:上山斩竹柬疏漾,街头买碗柬红边,

    柬到红边你正买,芙蓉唔及没娇连。

男:一棵大树在路中,人人行过好兜风,

    男女老少都嬲过,人嫌叶吾浓。 

女:一棵大树在路中,同哥嬲过骨头松,

    树下又凉风又好,望哥常记妹颜容。

男:一棵大树在路中,同连嬲过欢喜丛,

    至好大家常来嬲,牡丹来伴妹芙蓉。

女:一棵大树在路中,望哥带连来兜风,

    望哥带连常来嬲,嬲过三朝心就红。

男:十七十八走江湖,唔贪仁义又贪图,

    日又贪连同呆料,夜又贪连共一铺。

女:十七十八走江西,到钱银你爱转, 

    到钱银你爱转,每来丢妹守空闺。 

男:送姑送到竹围墩,有乜比连记在心,

    买对花鞋送一只,比连只好来寻。 

女:亚哥送到竹园心,乜比郎回转身, 

    摘朵红花送畀你,见物如同见到人。

男:送姑送到那边山,双手作辞你去返,

    妹真心连定呆,等哥来记妹花颜。 

女:亚哥送到青草堂,  婆冲散  鸳鸯,

    点得捱婆飞走去,等呆枚群料一场。

男:送姑送到那边河,呆想问连人又多,

    今日共你来分别,亚哥难舍妹娇娇。

女:亚哥送到那边河,点你毋庸思想多,

    出世三朝命注定,终归都是你娇娥。

男:娥眉月仔两头弯,路上逢连妹一班,

    娣妹一起个耍,引得情郎日夜行。 

女:娥眉月仔两头弯,合足芙蓉配牡丹,

    芙蓉正花开日,想配牡丹何乜难。 

男:娥眉月仔两头弯,共妹有情山过山,

    今日相逢见到妹,共姑拖手一齐行。

女:娥眉月仔两头弯,遇到情郎才倚山,

    若系真心来连捱 ,就在倚处料花颜。 

男:娥眉月仔两头弯,你爷出屋又名返,

    你屋亲夫唔管你,娇连不怕共郎行。

女:娥眉月仔两头弯,呆爷出屋名返, 

    倚下世界人眼丑,交姑点敢共郎行。

男:亚妹做人爱光鲜,乌布围身蓝布边,

    两边又爱蝴蝶仔,亚哥奈来多钱。 

女:捱爷打扮好光鲜,新车围新蓝布边,

    上下又有金银链,亚哥心爱耍娇连。

男:阿妹做人真新鲜,八字金牙镶两边,

    行路成如风吹柳,亚哥心爱耍娇连。

捱爷捱妖姿,头布红花叶叶飞,  

    行路成如风吹柳,亚哥难舍又难离。

男:亚妹做人真妖姿,头带红花叶叶飞,

    爷姐生你十七八,额角梳成似娥眉。

女:爷姐生呆妖姿,头带红花叶叶飞, 

    生来好似观音样,亚哥见到实难离。

男:你记连又怕假,郎记连正是真, 

    三餐茶饭唔愿食,颜容减了半边人。

女:捱记你,低头缴泪湿衫衣,  

    除开眼睡捱唔记,眼睡记哥了时。 

男:捱记你,丝线扯鞋记妹多,  

    路上见人名见妹,激哥眼泪滴成河。

女:唔好记,日夜记捱不知,

    记得多时相思病,每来激坏少年时。

男:二月个时店地豆,又有红花共白花,

    遇到石龙豆起价,等哥带妹你来耙。

女:二月个时店地豆,奈有红花共白花,

    亚哥又名娶到偶,咪人共你来去耙。

男:亚妹生来地豆样,生又甜时热又香,

    六月中旬身满涨,千祈留粒俾哥尝。

女:捱爷生捱地豆样,白皮红肉满身香,

    若系真心连定捱,任哥食涨个条肠。

男:地豆生来二层皮,一层白壳一层衣,

    白壳生来如玉白,内衣生来像妹你。

女:地豆好食难乜壳,唔当苏寮饼较香,

    苏寮饼仔时常食,唔当亚妹较情长。

男:二月个时黄豆种,千万点连留半升,

    千万点连留半夜,每来断了哥人情。

女:二月个时黄豆种,预备留哥豆一升,

    共你人情个好,唔狂断了哥人情。 

男:无事清闲树下坐,斗连唱个好情歌,

    若你喜欢同捱唱,亚妹出来同捱和。

女:三餐食饱门厅坐,爹娘吩咐莫唱歌,

    树下遇到风流仔,哥在连天斗捱和。

男:今朝由你门前过,睇你梳头比手摸,

    捱想翻门同你嬲,叔婆伯母又才陀。

女:今朝由你门前过,睇你梳头比手摸,

    叔婆伯母唔理事,横人睇见奈唔何。

男:黄蜂搭篼在门楣,共妹有情人不知,

    日中出田同连嬲,夜间带往旧娥媚。

女:黄蜂搭篼在门楣,朝去晚归人会知,

    日中飞去同郎料,晚间飞转带孩儿。

男:黄蜂搭篼在门楣,共妹有情人不知,

    合足路边记大石,乜人大胆敢来疑。

女:黄蜂搭篼在门楣,同哥有情人会知,

    亚哥带头妹跟屋,难怪旁边人思疑。

男:新织盒箩装芒果,新做腰屏送畀哥,

    两边绣到牙兰锁,中间绣到一条河。

女:绣到腰屏送畀哥,你来记住旧当初,

    两边绣出牙兰锁,中间蝴蝶扮捱罗。

男:绣到腰屏送畀哥,情郎揽紧笑呵呵,

    送比亚哥腰揽紧,见物如同见娇娥。

女:绣到腰屏畀哥穿,畀郎望见欢喜天,

    腰屏连亲手绣,见物如同见娇连。 

男:绣到腰屏来送哥,时常记紧旧当初,

    腰屏连亲手绣,千年情二又才陀。 

女:绣到腰屏畀哥穿,等郎添子又发孙,

    等你五男和二女,等你七子又团圆。

男:腰屏绣出好威风,四处人才好手工,

    两边绣到蝴蝶仔,中间绣到一条龙。

女:绣到腰屏送畀哥,点郎爱记旧当初,

    千针万线绣比你,千祈勿负妹娇娥。

男:送姑送到石桥头,你泪唔流  泪流,

    灯前火黑离开妹,好似山崖离仵棵。

女:亚哥送捱到桥头,点你无容眼泪流,

    去番勤力来生产,激坏颜容妹担忧。

男:送姑送到大路边,一朵乌云在半天,

    点得皇天落大雨,留转同群嬲半年。

女:亚哥捱到路边,又乌云在半天,

    有实言着落你,倚云对话会行前。 

男:送姑送到石桥头,微风雪雨甚担忧,

    又怕大风打紧妹,畀条横路挂心头。

女:亚哥 捱到桥头,大风大雨唔使忧,  

    出门带到有雨具,点哥放心转回头。

男:送姑送到乃边天,见姑唔到心不安,

    即见横人名见妹,又难见到耍娇连。

女:亚哥 捱个边天,愁愁闷闷心不安,  

    有情唔怕天边隔,终归有日会团圆。

 

注:此歌流传于龙门县城附近农村,以龙门本地话唱。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化部网站 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网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10@126.com
电话:王老师:13502282332 李老师:13902623918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众联科技
你是第0访客